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學語習文】與其校本評核 不如直接取消

2019-05-29
■口語溝通卷的考試操作非常繁複,每個考室均須安置接駁電腦的攝錄機,記錄考試情況。資料圖片■口語溝通卷的考試操作非常繁複,每個考室均須安置接駁電腦的攝錄機,記錄考試情況。資料圖片

文憑試課程實施十年,原先的規劃在實踐中發現了不少問題。為此,政府成立委員會檢討問題,以作修正。

課程原初的規劃建基於美好的願景,但事實證明,龐雜、冗腫,導致師生應付課程及公開考試疲於奔命。中文科更是重災區,因而被冠以「死亡之卷」的稱號。要解決問題,重點是在於拆牆鬆綁,減輕師生的過度疲勞。

不過,幾個星期前有關中文科的檢討小組提出的建議,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他們也見到中文科龐雜冗腫的問題。其中更把重點放在口語溝通一卷上。認為此卷操作繁複,成本高,建議刪去考試,改為校本評核。

口語溝通卷的考試操作的確繁複。考生須被編成四人至五人的小組,討論12分鐘至15分鐘。一個考室有兩名老師主考。每個考室每天考6組至7組,最多可考35名考生。

為了複核或應付考生上訴,每個考室均須安置接駁電腦的攝錄機,記錄考試情況。每個考場大約有3個至9個考室,並需設報到室及備試室。人手方面,除了主考老師外,尚需要助理試卷主席、報到室助理、備試室助理及電腦技術員等。這種繁複的考試工序,還沒有計算擬卷及閱卷員會議的安排,可見要安排這份卷的考試,使費也不菲。

但是,把考試改為校本評核就能減輕師生的負擔嗎?這一轉變當然是減輕了考評局的繁重考試安排及成本,但卻把壓力直接給了學校師生。這種安排,不但不能解決學校現場所面對的困難,而且製造了更多的問題。

如上文所說,口語溝通的考試程序繁複,考評局作為考試的專業機構也吃不消,現在卻要完全交給學校處理。學校哪有專門機構的資源和技術?老師平時已要為學生額外抽出時間訓練口語溝通,教學的行政規劃也浪費掉不少教學時間。現在還要處理考評局送過來的考試工序,這只會再加重師生的負擔。

英文科現時已有校本評核涉及口語溝通的元素,為了保存考生的記錄,老師需在考試時進行拍攝,已令老師苦不堪言,在改善英文科的狀況之前,實在不宜將中文科也改成老師負責。而且,公開考試是隨機安排來自不同學校的考生在同一小組內討論,能較客觀地得出成績,校本評核則由同校學生進行校內評核。

所謂「塘水滾塘魚」,學校水平各有不同,如何尋求全港一致的客觀水平?其實校本評核本身就因學校水平不同而難以訂定全港一致的客觀標準,因而要以公開試成績作調節,這已失去校本評核的精神。

現在中文科所面對的問題,是師生為了應付龐雜繁複的課程而疲於奔命,要解決問題,就應從課程考評「瘦身」、減輕老師及學生的負擔茪漶C口語溝通一卷的存廢及精簡與否,學界可以繼續深入討論,取其有益的方案,但改為校本評核,反而會製造更多問題。

中文科要「瘦身」,不單不應新增校本評核的項目,反而要削減。例如選修單元能否只選一個?閱讀活動的項目能否取消?這是更實際有效的做法。

另外,聆聽及綜合卷也是勞累師生而實效不高的考試項目,一向有師生提出刪除的建議。就以考試操作的問題而言,因近年不少考生不懂使用收音機,而濫用特別考室,屢屢造成考試安排出現混亂的情況。如果按檢討小組的思維,取消此卷應是理所當然的。

筆者完全贊同政府現階段對文憑試核心科目進行檢討。而「瘦身」、拆牆鬆綁的方向也是正確的,但問題是焦點應該集中在最主要持份者的老師及學生身上,否則隨時會把好事變成壞事。■陳仁啟 作者介紹︰任教中學中文科接近20年。香港大學教育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