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曙光漸現 照亮香港電影夢

2019-06-12
■《P風暴》在內地累計票房2.83億元。 劇照■《P風暴》在內地累計票房2.83億元。 劇照

香港電影的昔日恢宏在華語電影的編年史上無需贅述,意氣風發的時代有目共睹。來到今日,香港本土電影的面前宛如有一座高山橫~ ,很想知道這座山背後是什麼,要怎樣做才能翻過這座山?《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為粵港澳影視合作發展指明方向後,中央又頒佈對港澳影視的五條利好措施,機遇疊加,香港電影是否迎來生機? ■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胡茜 攝影:胡茜、陳儀雯

2018年,國產電影打了一場翻身仗,在內地票房排行榜上,純正的中國製造紛紛位列前茅,除了好的營銷和口碑之外,內地電影人對於劇本、題材的用心良苦可謂有目共睹。有關於社會問題、癌症病患的《我不是藥神》,也有荒誕派的《一齣好戲》和喜劇電影《西虹市首富》等,儘管還有很多電影參差不齊,去年的喜人票房仍然說明內地電影的質量在不斷地提升。

合拍市場下的優質港片

然而,2018年春節檔,香港導演林超賢執導的《紅海行動》,也以36.48億的票房成績成為中國影史票房季軍。可以這麼說,林超賢摸茈衈Y,過了北上這條河,他將香港電影中經典的警匪元素、動作片元素與內地主旋律相結合,開創了中國式警匪片的新模式,成就有目共睹。

到了2019年的香港金像獎,香港班底的《無雙》連斬七獎,在口碑和包括內地的票房上都取得了傲人成就,電影的成功不得不提得益於港式的類型片烙印:意氣風發的周潤發、一張燃燒的美金、無不塑造了一齣情深意濃的鮮活港味。但《無雙》並不止於此,超越簡單的黑白對壘、人性光輝,場景與演員的多樣化,既保留了導演作者的風格,也迎合了內地觀眾的口味,這才造就了這驕人的票房。

這樣的融合模式,成功地突破了香港電影的舊日模板,在創新的同時保留香港味道,磨合出了一批新的港片觀眾。合拍電影也造就不少獲高度評價的優秀作品,《一代宗師》榮獲第八屆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造型設計獎,以及第56屆亞太影展的最佳攝影獎。票房方面,《紅海行動》打破周星馳的《美人魚》所保持的最高票房收入紀錄。

《P風暴》也是2019年一部再現光輝的香港電影,它在系列電影的成果下抓住了觀眾喜好「短平快」的特點,跑出了一個漂亮的田忌賽馬。據內地某電影網站統計,《P風暴》在內地的票房於上映第三天便以9,416萬的成績蟬聯單日票房冠軍,累計票房2.83億元。

如此看來,港片似乎谷底反彈,有了些好苗頭。

黯然銷魂飯式的港味

黃金年代的香港電影,各路豪傑推陳出新,只要敢天馬行空,遍地都是黃金。不僅對香港觀眾來說是一種無法取代的記憶,對不少內地影迷而言,香港電影亦是神壇上不可或缺的一塊珍寶。因此,現在不少觀眾辯稱看不到純正的香港電影,什麼是港味?不與佛跳牆式的荷里活大製作較量,不與基數眾多的五花八門江湖菜系式的內地人才抗衡,香港人,自有一碗鋪滿叉燒與煎蛋、簡單卻始終熱辣辣的「黯然銷魂飯」。

在香港電影最是繁榮的那些年,一個導演要在幾十天甚至十幾天中趕出一部戲,不算罕見。就在這樣的你追我趕中,電影從業者們,每分每秒都在自然生活中取材,港式的幽默隨處可見,唾手可得,寫出來的都是關於香港的人間煙火,叫人動容。

香港除了西環式的中西結合、離島式的漁民生活,香港還有更加包容與多元的存在。隨茪H口的不斷變動與增減,香港的文化融合了中西各地多處的美好,變幻成一個更加多層次的城市,這個城市帶蚋繒琲熄瞼梬P今生的多彩,仍然值得書寫。今日所謂「港味」早該改弦更張了。

其實不少仍然有心的香港電影人依舊在用心拍港味電影,近十年已經轉戰舞台圈的導演高志森沒有對香港電影死心,去年他以有限的資金,拍了一部紀念梅艷芳的電影《拾芳》,這部電影的口碑非常好。「潮流是一個循環,現在的香港電影要麼講感覺,形而上,要麼就是炒冷飯。」高志森指出現今電影人甚少投入真情實感到電影創作中:「電影一定要以觀眾為本,要拍出打動觀眾的電影,首先要打動自己。」

他指出,也不全怪電影人的陳乏,事實上屬於港味的許多重要的符號近些年來的確逐一消散,且找不荋壎N品。身處豆丁一般大的地方,從前的香港小市民樂觀、勤勞、相信努力「一定得」換成了迫切的壓力與無邊無際的憤慨。

香港電影相較於內地來說,發展歷史更為悠久,累積了經驗豐富的人才,可惜這彈丸之地的財力物力資源,市場回收顯然不足以支撐電影界有更大的發展與興旺,若兩條腿走路:既拍好本土特色的電影,又拍合拍片,與內地的人才與資源相輔相成,才是托起這片方圓的最佳解藥。

北上之路更光明

早在2003年,香港電影業便開啟了北上的通道。雖然其間經歷了水土不服,處境不甚樂觀,但在近幾年,電影人逐漸完成了北上之路的磨合。今年,中央相關部門發佈了針對香港電影的五條利好措施,進一步便利香港電影及其從業人員進駐內地市場,包括不再限制兩地合拍片的演員比例及內地元素、香港人參與內地電影業製作不作數量限制 這兩條最吸引香港電影界的執業者,令他們感覺十分振奮。

香港編劇朱先生對利好政策感到十分欣慰,他說:「『香港人士參與內地電影業製作,不再作數量限制』有兩方面的益處,而且是香港和內地都受益的。一是對於香港電影人來說增加了的工作機會,讓更多的香港電影人可以參與合拍片的拍攝。二是對於內地電影業來說,更多的香港電影人,特別是幕後團隊參與合拍片,會為內地電影製作帶來更加專業化的電影工業流程以及專業精神,而這一點是內地電影行業十分欠缺的。可以說,這項政策是一個互補的關係,是雙方都受益的。另外『香港電影及電影人可以報名參評內地電影獎項』,這是一項特別利好的政策,能夠更進一步促進香港和內地電影圈的交流,並且能夠進一步提升香港電影在內地的影響力,特別很多中小成本的香港電影如果在內地得獎,可以受到更多內地觀眾的關注。」

藝員江美儀近年在內地的工作不斷,她覺得這個政策帶來的氣氛會逐漸顯現出來,「從前的競爭會大一些,現在的名額多了,當然對演員來說是非常鼓舞的事情。」她覺得在香港的製作,工作時間比較緊張,這樣對演員來說是一種限制。

演員謝君豪對這一政策連連點頭稱好,他認為這條路產生的交流是無價的,但他同時覺得演員同業需要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他說:「作為一個演員來說,面對的是自己面前的角色本身,無論是在香港還是內地,都應該回歸到自己的專業上。」

香港電影作為文化產業的重要部分,某程度上更是向外推廣飽含地方色彩文化的方式,北上之路越走越寬,香港文化便不會「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