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勇奪康城金棕櫚獎 《上流寄生族》探討普世貧窮問題

2019-06-21
■一家四口是無業遊民,卻「共享」上流人的榮華富貴。■一家四口是無業遊民,卻「共享」上流人的榮華富貴。

近年亞洲電影勢頭強勁,繼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於上年康城影展勇奪金棕櫚獎後,今年韓國名導奉俊昊的《上流寄生族》(Parasite)亦摘下此殊榮,更是首部韓國電影勇奪此大獎。以瘋狂黑色幽默探討社會陰暗面,向來是奉俊昊的拿手好戲。《上》亦再承接導演一貫風格,在電影加入幽默、懸疑等元素,深刻地揭示社會低層人士絕望的境況。 ■文:Vivian

稱奉俊昊為當今韓國最優秀的導演之一,實不為過。其前作如《殺人回憶》及《韓流怪嚇》,前者堪稱當代電影經典,諷刺霸權當道的年代,後者則批判資本主義所製造出的不人道產物,均為人津津樂道。奉俊昊的作品,總能為觀眾帶來刺激的觀影過程,既不失吸睛的商業元素,亦能「入肉」地探討社會問題。像《上》,前半部分能讓人捧腹大笑,但剎那間又能帶領觀眾進入懸疑氣氛。然而,在精心的佈局下,導演要揭露的是普世的貧窮問題。

充滿荒誕黑色幽默

《上》充滿了荒誕感與黑色幽默,也包含了對社會的批判,呈現不同階層的人已無法維持共存共棲的狀況。「踏入經濟兩極化的年代,不平等的跡象沒減少,世界上愈來愈多人感到絕望。」富人與窮人能否共存?奉俊昊透過電影探討此話題。「Parasite」意為「寄生蟲」,不過電影裡沒有出現寄生蟲,觀眾不用期望電影會像《韓流怪嚇》般有大怪物出現。導演解釋此意念:「如果用寄生蟲,『共生』中所存在的尊重感會全都消失,語言特色也會驟降。我就是要描述處於這種危機的人的故事。」

對於導演而言,《上》講述了這個時代的故事。 電影講述一家四口全是無業遊民,他們終日望天打卦,直至長子基佑(崔宇植飾)以偽造文憑,成功受聘為神秘富豪(李善均飾)子女的補習老師。這貧困家庭彷彿重獲生機,「共享」上流人的榮華富貴,但無止境的貧富差距終令人性失控。峰迴路轉的劇情,看得人腎上腺素飆升。奉俊昊認為這是一部「家庭悲喜劇」,「笑荅綬荋N怕,怕茤茪S笑,開始驚嚇時又悲傷,混雜各種情感。」他又表示:「這是十分韓國式的電影,充滿了韓國特色細節,但同時也有全世界很普遍的問題,《上》對我而言十分有意義。」

導演精心佈置空間

《上》有六成以上的戲份發生在富家庭的大宅中,而窮家庭則居於極為污穢的半地下室。導演表示,《上》是他眾多作品中,室內戲最多的一部。「我對空間很執荂A這次也不例外。」電影中,大宅總是陽光明媚,半地下室則是陰沉的泥色調。為了強調兩個世界的差別,相隔兩個居住地點之間的路,是一條連綿彎曲的斜路。工人階級的社區要通往上流社會,就要不停向上爬。

在回望導演過往的作品,多是呈現窮困又骯髒的場景,而《上》則可說是首部具有富有家庭的場景。「這不是我熟悉的世界,今次學習了很多。原來竟然有這樣的傢具、牆紙和垃圾桶。把那個價值250萬韓圜的垃圾桶還回去時,也很緊張,生怕弄壞,真是一個神奇的體驗。」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