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走東走西:焚書的另一真相

2019-06-29
■赫希菲爾德和李兆堂一見如故。 網上圖片■赫希菲爾德和李兆堂一見如故。 網上圖片

余綺平

一九三三年五月十日,德國柏林上空火光熊熊,大劇院廣場的劈柴堆裡,燃燒蚍ぁH萬計書本,這是歷史上著名的「柏林焚書」事件。後人稱,納粹黨要控制意識形態,消滅一切和他們思想抵觸的事物,而當日被焚的書籍,正是希特勒的眼中釘。

火堆裡,還有一大批色情刊物和淫穢照片,它們來自柏林性學研究所(Institute for Sexual Research)的圖書館。後人認為,希特勒因厭惡同性戀,一把火將珍貴資料燒掉,罔顧該研究所對性行為醫學研究作出的偉大貢獻。「柏林焚書」成為德國歷史上可恥的一日。至於被燒的刊物是否應該遭毀滅?沒人追究。總之,焚書就是大逆不道。

英國著名作家沃爾什(Mike Walsh)最近在《歐洲種族》(The Ethnic-European)撰文揭露,柏林性學研究所道德敗壞,誤人子弟,成立該研究所的所長更是臭名遠播。

沃爾什是戰地記者,專門研究歐洲歷史,已出書五十八本。其暢銷書《歷史目擊者》(Witness To History)裡指出,「歷史,是勝利者的政治宣傳;當他們失敗後,真相會揭露。」

沃爾什描述柏林性學研究所鮮為人知的一面。所長赫希菲爾德(Magnus Hirschfeld 1868-1935)是德國猶太裔人,著名內科醫生和性學家,曾公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一八九七年他創辦史上首個同志組織,為同性戀爭取權利,促使德國廢除了反同性戀法和監禁男同性戀者法規。赫希菲爾德著作豐富,一躍成為「舉世推崇」的性學大師,周遊列國講學。

赫希菲爾德於一九一九年創辦性學研究所。據沃爾什描述,該所提供大量「道德腐敗」的服務,如:現代歷史上首宗變性手術、墮胎、性諮詢和出租房。龐大的圖書館收藏了許多色情刊物和圖片,包括一些變態的性行為,如:獸姦和戀童狂。研究所裡還有一個性博物館,藏品範圍廣泛,如:同性戀易服打扮、引起變態性慾物品和手淫機器。

沃爾什透露,該研究所每年接待數以萬計訪客,包括學校裡的學生參觀團。他形容赫希菲爾德是邪惡人物,是德國臭名遠播的雞姦者。希特勒在其《我的奮鬥》一書裡,也認為赫希菲爾德是德國最危險的猶太人。可惜,凡是希魔反對的,後來都成為正面人物。

當年柏林焚書,德國大學生燒毀了性學研究所二萬冊藏書和物品,研究所從此關閉。赫希菲爾德當時在美國講學,避過災難。他自此流亡法國,最終客死異鄉。

閱讀沃爾什文章時,有一張配圖極之矚目。赫希菲爾德曾於一九三零年去中國講學,認識了就讀上海聖約翰大學醫科的李兆堂 (1907-1993)。已經六十二歲的性學大師,與二十三歲的黃毛小子「一見如故」,大師將小子帶在身邊,共同流亡法國。大師的遺囑裡,將一半產業留給李兆堂,包括大師的研究著作。在那張配圖裡,李兆堂對茪j師笑意盈盈。

李兆堂後來獨居溫哥華。據說,李氏逝世後,其親人在他的車房找到幾盒赫希菲爾德遺物,包括一些不堪入目的色情圖片和書籍。李氏將大師的珍藏棄置車房,可見他對此不以為然。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