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黃小玲每次創作都帶來無盡驚喜

2019-07-10
■藝術創作的過程中,June遇到了很多人生驚喜。■藝術創作的過程中,June遇到了很多人生驚喜。

黃小玲(June)自小熱愛藝術,也是不折不扣的科學迷。小妮子文理俱佳,然而,在當年大學聯招選科時,也和大部分年輕人一樣,很現實。「雖然從小喜歡藝術,但很正路地覺得藝術搵唔到食,只能當作興趣。」理科出身,而自己又力所能及的,是護理系。如是者,June順利入讀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系。然而,求學期間,卻發覺越讀越不對路。「教育制度就是這樣吧,你讀的就是你不喜歡的。」三言兩語,道出殘酷現實。

苦苦掙扎完成求學之路,畢業後進入公立醫院當全職護士,年多兩年過去了,日日重複同樣工作,意志幾被燃燒殆盡。與針藥為伍兩年,June把心一橫,轉任兼職護士,進入香港藝術學院修讀繪畫。人工少了一大截,還要自掏學費,但從此遇上了人生種種未知的驚喜。「很神奇,好像表面上要放棄很多東西,但也得到很多,人生意義不同了。」

讀藝術讓自我成長

訪問時,June常常提到自己是非常現實的人,故即使喜愛藝術,在大學選科時也基於現實考慮。當護士,人工不俗,與同年畢業的同學相比,薪金可謂贏在起跑線上。不過,護士的工作按部就班,工作機械又重複。「工作的重複性很消耗人的意志,放工後會不開心。」病房內繁重而高壓的工作,使她漸漸迷失了自我。當了全職護士接近兩年,迷惘感壓垮了自己,反覆思慮,索性辭掉工作。與此同時,她決定修讀藝術課程,一邊當藝術系學生,一邊當兼職護士。人工與福利大不如前,但再執畫筆而獲得的喜悅與滿足,卻是千金難求。

從事藝術創作後,June覺得自己一路在成長。「那不是指年齡的成長,而是覺得自己真的能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這是之前整個讀書經歷也很少能體驗得到的。作為香港學生,很難感受到學習是有趣的。」與長期浸淫在艱澀的醫療專業知識中相比,透過繪畫創作,她感到很實在。最近在位於太子的C&G藝術單位中,正舉辦名為「第五個夏天」的展覽,展出了June於上年及今年創作的兩條錄像作品。錄像作品結合新聞片段及日常生活的情景,審視內地與香港的關係。

細味June的作品,會發覺片段當中常常出現窗口。「我從結婚後便開始留意窗,也許是想念以往的家。畢竟離開了熟悉的環境,對我而言也是很大的轉變,看見窗,會很有親切感。」June喜歡從日常生活中獲取靈感。「透過窗可以看到香港人的日常生活,也透視了香港人的身份,窗口也能反映樓價高低。」現時June租住屯門的村屋,有更大的空間可以進行創作,但租金年年上漲,使得原本無置業打算的她,也開始萌生買樓念頭。如果一開始沒有辭掉全職護士的工作,June應該可以順利儲到首期買「磚頭」。不過,在她心目中,創作始終佔首位。「『住』對我來說很重要,但始終放在次要位置,對我而言,創作始終是最重要。」

護士工作要嚴守規則,但藝術創作則無遠弗屆,對June而言,創作的辛苦程度不輸當護士。「創作過程會遇到不同問題,但無人幫到你,只得自己面對,過程很漫長,又未知能否解決。」不過,那份因成功解決問題而獲得的滿足感,是她以往當護士時鮮有能體會的。談到未來的目標,June說:「很簡單,就想繼續做作品,睇下自己的創作可以走得多遠。」對自己要求向來頗高的June,希望將來能更進一步,藉蚚應N創作,在未來的道路上發掘更多人生驚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