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記協顛倒是非為暴徒當保護傘

2019-07-10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上周日的九龍大遊行,一如所料再次引發暴力衝突。其中,一些記者不知是有心或無意,屢屢企在暴徒與警察之間,在警方表示將進行清場時,不但沒有讓開,反而與一些反對派議員企在暴徒前面,化身「人盾」,妨礙警方清場工作。

「零距離」採訪阻警方執法

事後記協及攝影記者協會竟然發出所謂譴責聲明,指多名記者遭警員多次用盾牌推撞,要嚴厲譴責事件云云,記協更指記協接獲29宗警員刻意阻撓採訪、出言侮辱甚至攻擊的相關投訴,憂慮有警員仇視記者,預期未來一年工作將更艱難云云。什麼叫作賊喊捉賊?什麼叫作自製新聞,看看記協以及一些記者的所作所為便一清二楚。記者採訪是職責,其採訪權理所當然要得到保障,但同時記者也不是「大晒」,尤其在警方執行任務時,記者理應迴避,而不是以為自己是「無冕皇帝」,就可以「想點就點」。

全世界都沒有記者會好像一些香港記者般,在暴力衝突期間熱衷走到警員和暴徒中間,美其名是報道,但客觀效果上卻嚴重阻礙警員清場,警員一方面要面對一班「仇警上腦」的暴徒,另一方面又要照顧一班前線記者,在清場時投鼠忌器,嚴重影響工作,在兵荒馬亂期間誤傷他人也是常有之事,但這究竟是警員的責任還是記者責任?

真正記者負有採訪之責,但同時需要緊守新聞專業操守,其中最重要一條是:「新聞記者的工作是採訪新聞,而不是成為新聞事件的本身」。但令人失望的是,在連場的暴力衝突中,一些記者卻忘記了新聞操守,不單在報道新聞,更要成為新聞本身,參與到這場衝突,甚至有人為暴徒打掩護,協助他們潛逃,有暴徒甚至變成記者在現場搞事。例如在當晚衝擊中,有一名身穿黑背心、迷彩褲的可疑人士,佩戴疑似記者證的證件,手持攝影器材,不斷對附近警員進行拍攝。及後被傳媒揭發,此人名為鄭偉成,是「香港民族陣芋v成員,一名激進「港獨」分子,曾在2015年「蠔涌爆炸案」當中,因「管有炸藥」及「串謀製造炸藥」罪被判囚兩年十個月。

上綱上線 雞蛋挑骨

這個暴徒當晚以一身記者裝束混入現場,企圖煽風點火、渾水摸魚,這些人究竟是暴徒還是記者,外界實在難以分辨。對於個別記者的不當行為,對於有人冒充記者搞事,記協無動於衷,視而不見,但對於警員的清場行動卻上綱上線,雞蛋挑骨,指責警方、抹黑執法,記協的所為不單是縱容一些記者的不當行為,更是包庇一些作者打荓議X名義為暴徒提供保護傘,難道這就是記協的立場?

記協的指責完全是顛倒是非,更暴露其偏頗立場及雙重標準。有「連登討論區」的極端分子近日呼籲衝擊大公報、文匯報,更語帶恐嚇,為什麼記協不出來譴責?說穿了,記協就是某些傳媒的御用打手,現在更淪落成暴徒保護傘,記協近年公信力所餘無幾,又豈是無因。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