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泥塑百態中俏俗共存 佛山石灣陶藝精品展嶺南風韻

2019-08-13
■「石灣陶塑技藝」省級代表性傳承人鍾汝榮與觀眾捏陶互動■「石灣陶塑技藝」省級代表性傳承人鍾汝榮與觀眾捏陶互動

廣東佛山東平河畔的石灣窯,是中國著名窯口之一,始興於唐宋,繁盛於明清,薪火傳承於現當代。明清鼎盛時期,產品暢銷嶺南,旁及東南亞諸國,素有「石灣瓦,甲天下」的美譽。石灣陶藝採眾名窯之長而青出於藍,尤其是明清時期生產出大量以人物、動物、器皿、微塑及建築飾件等為造型的「石灣公仔」,集前代技藝之大成,題材俏俗共存,造型千姿百態,釉彩斑斕莫測,極具嶺南地方特色。

日前,由大連博物館與佛山市博物館承辦,廣東石灣陶瓷博物館協辦的「石灣是個美陶灣」特展在大連博物館啟幕,共選取140件從明清時期以來的石灣陶塑精品,向觀眾傳遞石灣陶塑藝術真諦。■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 宋偉

石灣傳統器皿早期以實用器為主,後經藝術造型或釉彩裝飾,形成了兼具實用性和藝術性的獨特風格。現存最早的明代器物,多仿古代青銅器、玉器造型和紋飾,古樸大氣;清代、民國石灣藝術器皿的創作不斷邁上新台階,尤其仿鈞釉和窯變釉在器皿上的廣泛使用,使石灣釉色更加繽紛絢麗、渾厚凝重,極大提升了其審美價值。

人物陶塑精美傳神

作為石灣陶塑中產量最大、技法水平最高的品種,人物塑像的取材以神仙道佛、歷史、戲曲、傳說人物和市井百姓為主,豐富的題材給石灣陶藝家提供了廣闊的創作空間和表現手法。神佛慈祥,金剛威武,濟癲滑稽,達摩莊重,彌勒富態,鍾馗憤世嫉俗,仙女脈脈含情,孩童天真爛漫,市井小民則拍蚊、挖耳、騎牛,自在逍遙......石灣人物陶塑精於刻化、妙於傳神、美於意蘊,所傳達的思想感情、精神寄託,所蘊含的文化內涵、審美意象,將樸素的陶塑昇華到了雕塑藝術的極高境界。

佛山市博物館典藏部主任黃曉蕙介紹,明代是石灣人物陶塑的初興階段,題材多為佛、道塑像,為家庭和廟宇供奉所用。人物線條簡潔,造型樸素率意,人物的臉部、肢體大都施釉。清代,石灣人物陶塑藝術發展迅速,到清中晚期進入高峰,其題材、造型、釉彩都漸入佳境,人物面部、肢體不施釉,進行細膩寫實的五官刻畫,眼部、眉毛、牙齒塗白釉,瞳仁點黑釉,燒成後胎體呈棕褐色,近似肌膚本色,眼睛炯炯有神,生動再現人物的性格特徵和氣質,形成了鮮明的藝術風格。

作為佛山市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清光緒年間「黃古珍」款日神、月神塑像是今次展覽的主角。珠三角、港澳及東南亞一帶,人們將陶塑日、月神安放在廟宇、祠堂等建築屋脊上作為裝飾,希望它們能夠保護建築,庇護民眾。此日神、月神分別作粵劇舞台上老生與旦角的身段扮相,原陳設於佛山祖廟屋脊之上,是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重修祖廟時由石灣陶塑名家黃古珍製作。

黃曉蕙說,時至民國,石灣人物陶塑與清代一脈相承,穩定發展,題材更具多樣性。一些名師打破自身局限,到景德鎮交流陶瓷技術經驗,並將西方雕塑手法運用到陶塑人物中,開創塑製現代人物題材先河。這其中,以潘玉書最具代表性,也對石灣陶塑藝術產生了深遠影響。

取材於古典戲曲「風塵三俠」的虯髯公與紅拂女立像就是潘玉書的代表作之一。作品塑造的虯髯公濃眉大眼,鬈曲的鬍鬚從兩鬢連至下頜,臉部用略粗的陶土,使人物形象更具俠客之豪爽慷慨;紅拂女臉部施化妝土,細膩白淨顯示女性之嫵媚。作品衣紋流暢飄逸,繁複而有條不紊,衣服、帽子、瓜稜錘施紅釉,但釉色在還原過程中不足呈灰綠色。作品典雅脫俗,既有誇張,又富於寫實,重視表達人物神采和內在感情,形神兼備,耐人尋味。

動物造型生動活潑

動物陶塑是石灣陶塑中僅次於人物塑像的一個重要類別,題材主要是現實生活中的飛禽走獸和神話傳說中的祥禽瑞獸,造型手法上主要有素胎和施釉兩種,其中以素胎胎毛技法最有地方風格,所取得的藝術成就最高。

清代、民國時期動物陶塑的題材追求寓意祥瑞,作品多為鹿(祿)、鵪鶉(平安)、獅(驅邪納吉)、雄鷹、胎毛鴨、貓、牛等,反映的是中國傳統吉祥文化的意蘊。造型強調惟妙惟肖,尤其用「胎毛」技法表現的動物,如獅、鴨子、牛等,處理眼部時,往往把搓出的圓泥嵌入眼眶,塗上白釉、褐釉,謂之「搓珠」、「鑲眼」、「點睛」,同時以白釉點表現身上的花紋,或在牙齒、爪甲上點白釉,使動物燒成後的形象更加生動活潑。

黃曉蕙介紹,「胎毛」技法是清代黃炳始創,他把國畫中翎毛工筆畫法移植到石灣動物陶塑裝飾領域,結合實踐,獨創出一種能真實表現鳥獸毛羽質感的創作技法。創作者用指甲或特定的塑製工具,運用壓、畫等多種手法,在動物陶塑素胎表面塑造出毛、羽的立體效果,以突顯塑造對象的逼真感和神韻。用此技法創作的動物陶塑,毛羽絲毫畢現,栩栩如生。

今次展出的清代「雲嶼氏」款素胎貓、素胎熊,就是「胎毛技法」創始人黃炳的得意之作。「胎毛」技法的出現,是石灣動物陶塑創作的一項重要革新,成為日後素胎動物陶塑的一種主要表現手段。

建築飾件演繹粵劇

在石灣陶藝中,還有一類不得不提的就是寺廟、祠堂、民居等古建築上做裝飾的建築飾件,諸如瓦脊、窗花、浮雕壁畫。其中尤以瓦脊最負盛名,內容題材往往以神話傳說、粵劇故事為創作主題。這類作品由於在戶外使用,體積較大,講究的是遠視效果,細部要求不高,因此製作上較為粗獷豪放,雕、刻、捏、貼、捺都是常用的技法。

今次展出的一件清代人物瓦脊,單面塑造,共塑人物七個。人物動作、手勢都呈粵劇的功架造型,人物身後的屋宇、雙鳳拱門、帷幔、羅傘等背景,也都以粵劇舞台場景的背景來展示。由此可見,在清代中晚期,由於粵劇的流行和普及,陶工們對粵劇表演程式耳熟能詳,信手拈來,融會到陶塑藝術的創作之中,這也充分體現了當時的藝術風格和文化氣息。

進入當代,「石灣陶塑技藝」被國務院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石灣陶藝水平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並形成多個鮮明的藝術流派。如以劉傳、劉澤棉、廖洪標、黃松堅、劉炳等為代表的傳統派和以潘柏林、鍾汝榮等為代表的新派。傳統派繼承了前人的優秀技藝,手法精準細膩,造型古樸傳神;新派陶藝家融合現代審美理念,作品造型誇張傳神,意趣橫生、諧趣雋永,形成鮮明的藝術風格。

今次展覽中,廖洪標創作的青釉《漁翁得利》;黃松堅創作的多色釉《春花吐艷》、《夏荷芬芳》、《秋月共賞》、《冬梅飄香》四件套;潘柏林創作的多色釉《回娘家》等都是現當代石灣陶藝的典型代表。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