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縱暴派與暴徒割不了席只能「攬炒」

2019-10-04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反修例暴亂已經演變成「恐怖襲擊」,暴徒行徑愈來愈暴力極端,對於政見不合者,動輒「私了」拳打腳踢,將市民打至重傷,之後還要在網上沾沾自喜的炫耀;暴力衝擊更在不斷升級,暴徒製造大量汽油彈在街上亂擲,更針對前線警員大量投擲,目的已是要置警員於死地。近日警方更破獲多個武器庫,反映暴徒正在不斷製造大殺傷力武器,企圖在衝擊中製造大量傷亡,罔顧市民性命安全。

這些都反映這場暴亂已經到了失控狀態,少數暴徒已經陷入瘋狂,不造成大量傷亡不會罷手,為了補充大量暴徒被捕而出現的「減員」,他們更在一班「政治上腦」的教師協助下,將大批被「洗腦」的學生推上前線,做宣傳作人盾,其行為已是喪心病狂。

「兄弟爬山 不切不割」

這場反修例暴力運動,縱暴派與暴徒一直同氣連枝,「兄弟爬山,不切不割」,不是因為什麼「同志情誼」,而是有利可圖。如果說5年前的非法「佔中」是「學民思潮」和學聯指揮,那麼這場反修例暴亂就是由一眾暴徒及其幕後大台發動,運動由一開始已經被暴徒主導,縱暴派曾經企圖爭奪運動主導權,卻難以染指,所以只能跟在暴徒後面,搖旗吶喊,企圖爭取一些存在感,撈取一些政治油水。

在暴動爆發初期,經常見到一些反對派政客如鄺俊宇、林卓廷、毛孟靜之流走出來插科打諢,阻礙前線警員執法,其目的不過是在顯示存在感,以討好暴徒及一眾激進支持者,顯示縱暴派與他們齊上齊落。而暴徒也不會拒絕這些政客的示好,令到整個反對派陣營一度出現所謂「大團結」。

然而,這個「大團結」只是利益同盟,暴徒要的是政客的支持和掩護,縱暴派茞揪漪O11月選舉,他們要在區議會變天,需要借助這場政治風波,令到區選變得高度政治化,並且推動激進派票源集中給反對派參選人,為此他們才要向暴徒示好賣乖,目的就是為了11月區選。

但現在形勢卻開始逆轉,暴亂的聲勢正在急劇下跌,增加人數大幅減少,近期暴徒的暴力程度愈來愈升級,但參加人數卻愈來愈少,已是最明顯例子。同時,暴亂持續超過百日,香港社會遭受嚴重破壞,法治秩序遭到重創,經濟環境雪上加霜,校園也被政治化污染,這些局面已經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反感,包括反對派支持者。

反對派支持者雖然在政治立場上靠近反對派,但不希望見到暴亂連連,不希望見到地區烽火連天,更不認同暴力「私了」,反對派支持者尤其是中產支持者本身與暴徒的價值觀格格不入,不過因為這場政治狂飆而聯成一氣,隨蚍伅礙漸2情A暴徒的瘋狂,不少反對派支持者已由支持暴亂改為不作聲,不表態。

縱暴派是罪魁禍首

對於這種民意轉變,反對派是察覺的。所以譚文豪之前突然出來說不支持「港獨」、不支持暴力,出自社民連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也表示要反思暴力云云。為什麼他們突然與暴力切割?為什麼他們3個月前沒有出來阻止暴力,反而成為縱暴派?說穿了,不過是為了選舉考慮,擔心暴力失控會影響其得票,於是出來擺出一副不支持暴力的樣子,其實是要與暴徒劃清界線,以免被其拖累。

然而,縱暴派的切割太遲了。暴亂3個多月來,縱暴派的所作所為市民都看在眼裡,這場暴亂帶給香港社會的破壞、帶給市民的痛苦,縱暴派同樣是罪魁禍首,同樣要承擔最大責任。縱暴派現在想割席,可惜席割不了,反而進退失據,兩面不是人,只能繼續跟隨暴徒「攬炒」,當暴徒的暴力升級到一個無可挽回的地步時,縱暴派必定會後悔當日為了政治利益,與暴徒共同走上一條不歸路。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