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納粹還魂?

2019-10-04

Daniel de Blocq van Scheltinga

反修例暴力組織的文宣讓人深感不安,他們明目張膽地描述行動目標和行動方式:「佔據道路是奪權的關鍵」;「我們不要搞秘密集會,要搞威力巨大的大規模遊行示威」 ; 「不斷地製造輿論攻擊政府體制和事務」。他們還強烈慫恿支持者對那些不同政見者施暴,結果無辜市民動輒受襲擊、被滅聲。他們的成員和追隨者包括大批的學生以及中產專業人士,還有一些失業人士及對社會不滿的人。他們的出現使政治暴力變成了社會的常態。

這些描述對於香港人而言是何等的熟悉,其實是德國納粹黨衝鋒隊(Sturmabteilung)的文宣內容。納粹時代的德國社會和當前的香港是如此詭異地相似。或許到了將來,這些文字也會變成描述當前困擾香港的社會動亂和暴力襲擊的歷史記錄,成為歷史課本上的一段節錄。納粹黨衝鋒隊因身穿褐色制服而被稱為「褐衫隊」,他們運用威嚇、政治暴力、恐懼以及暴力去推進納粹運動,幫助阿道夫.希特勒向上爬,集權力於一身。他們砸爛猶太人的商舖、燒毀猶太人的住宅,如有任何人夠膽予以抵抗,「褐衫隊」就會野蠻地毒打他們,甚至殺害他們。香港現時的情形與納粹運動時期是何等相似,差別只在於「黑衣人」取代了「褐衫隊」。

香港的示威抗爭者標榜自己的運動和平,尤其是面對國際傳媒之時。 然而,過去幾個月持續的暴力行動已證明它跟和平沾不上邊。如今在香港,無辜的市民如果夠膽去質疑這些嗜暴的蒙面懦夫,就會被無情的暴徒用最沒有人性的方式毒打。如果暴徒認定某家店舖與中資有任何關聯,他們就會傷害這些無辜的店員,把店鋪砸爛、搶劫店裡的商品--這與1930年代德國「褐衫隊」的惡行何其相似!香港的黑衣人還在店舖牆上胡亂塗鴉,大肆破壞公共設施,即便是全球最佳、深受市民愛戴的港鐵,也遭到黑衣暴徒的屢屢破壞。

幾個月來,香港勤懇而又勇敢的警隊不斷受到巨大的壓力,實在令人痛心。從示威活動中受重傷的人數很少這個事實上來看,我們能看到警方是多麼的克制。他們不顧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勇敢地維護治安秩序,保護生命財產。說句公道話,香港警察太過謹慎、過於自制,才讓暴徒不斷提升暴力。即便如此,警察的家人還要受到恐嚇,他們自己天天都要遭到暴徒辱薄C很明顯,「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者其實巴不得出了人命,有人成為了「烈士」,他們就可以利用事件來製造輿論,鼓動更多的支持者。過去幾周以來,他們的聲勢不斷減弱,市民對暴徒一次又一次的瘋狂破壞、暴力襲擊覺得厭倦了。

在國慶日,暴徒傾盡全力破壞香港社會,不斷挑戰亞洲最佳警隊的底線。他們在屯門、沙田和灣仔等13個地區有組織地展開暴力突擊,於多個地點縱火和毀壞公物,並向警察瘋狂施襲。當一名警員被多個蒙面的黑衣暴徒從後襲擊時,另一警員試圖營救他的同事,在混戰期間警告一名持械施襲的暴徒無效後僅向他開了一槍。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警察即便是在沒那麼危急的情況下也會毫不猶豫向暴徒掃射直至彈匣子彈用完。某些評論員批評警員向暴徒開槍,渲染所謂的「警暴」,但他們顯然與現實脫節。世界任何地方的警察遭到暴力襲擊時都會作出嚴厲而適當的武力回應,憑什麼要求香港警察例外?令人詫異的是,近日印尼有兩名學生在當地的示威活動中被擊斃,但事件卻沒有像香港暴徒被槍傷一樣引起國際傳媒的關注。

國慶節的暴力事件旨在挑釁北京作出強硬回應,從而利用所謂的反修例運動作為戰鬥口號,在全球範圍鼓動一場反華運動。國家主席習近平國慶節在北京強調「一國兩制」的重要性,並承諾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香港人應明白,「兩制」不僅意味茩輕鋮犰陸物蛈菄v,也要承擔高度的責任。香港需要自行收拾爛攤子, 在這個關鍵時段,每一個香港人都應該站出來出一分力,助香港渡過難關。

(本文作者為中國事務顧問,居港18年。文章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內容有刪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