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評論中國問題 應先學習中國文化 (下)

2019-11-06

盧業樑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

美國副總統彭斯動輒用「壓制」(suppress)、「挑釁」(provocative)、「威脅」(threaten)、「引誘」(induce)等字眼,形容中國正常的對外交往和國際合作。實際上,中國從來不虧欠美國什活A也對美國充滿善意。而美國呢?當中國被列強侵略、慘遭瓜分時,美國沒有缺席:英國在天津取得租界時,美國也分到一塊,懶得用,甚至私下轉讓給英國;八國聯軍侵華,《庚子條約》讓中國被迫付出四億五千萬O紋銀,美國雖沒有出兵,也拿到總賠款的7.32%;釣魚島本是中國故土,戰後美國卻將釣魚島管理權交給日本......

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的民脂民膏滋養了列強的富國強兵,讓他們好整以暇,邁向「文明」、發展「民主」、講求「人權」。中國則經歷被侵略、內戰與種種錯誤,至今才站穩腳步。中國的崛起完全來自人民的胼手胝足,既不折騰他國,也不冒犯鄰居,從不靠侵略和殖民,靠的是我們人民的聰明勤奮。

美國扮演世界警察讓人難心服

美國主導世界,超過半個世紀,一直扮演「正義」角色,到處設立基地,控制海航要衝,對異己者發動戰爭,顛覆不同政見者的政權,還拚命對外輸出被認為是普世價值的自由與民主,擾亂別人視線,製造美國文化先進的假象。人如果不檢討自己,反而諉過他人,這個國家能讓人心服嗎?自己用盡一切邪惡手段卻扮演世界警察,有資格嗎?如今自己問題都解決不了,還對別人指指點點,不是很可笑嗎?看問題只用以己度人的小人之心,究竟了解中國嗎?了解中國的歷史和文化嗎?了解中華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截然分別嗎?

西方文化之根在理性思維,是外向型的,只及於事而難達於心;發生問題只在操作上、法例上解決,而較少深入到人心上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優勝劣汰」等思維觀念,為一直延續到當下的「種族優越論」、「白人至上主義」提供了內在的精神支撐。西方帶領下的現代文明,人已變成工具、變成動物、變成新野蠻人,但卻比過去的野蠻人厲害,因為掌握知識、掌握科技,扭曲為「自以為理性,但偏偏不像人」的文化。

中國禮德治國冀世界「和平共存」

中國文化講「民本、天命與天人合一」,天就是命,天命即民心,是以民為本、敬德保民。誠意、正心、正己、正念,格物致知,而非向外求知,是吾心通向外物時如何得其正、得其真、得其道。講到底是修養問題,而不是知識問題。中國人不是不關心知識,而是更重視求知時的態度。意誠,才不會以私意宰割萬物;心正,才不會被慾望牽扯。從人性出發,德以治之,正心誠意,才能達致儒家思想所建設的「富而好禮」的社會。

中華民族以農業立國,以禮、以德治國,自古推崇「協和萬邦」、「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和平思想,不崇尚武力。幾千年來,我們一路受到外敵入侵,因荂u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予以還擊,築萬里長城以禦外族。經歷過幾千年的戰爭,我們更知曉和平的難能可貴,既沒有壓迫其他民族的野心,也沒有自認為是天下第一的狂心,希望世界可以「和平共存」。「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相反,中國拚搏奮進的動力來自一代代中國士大夫對國家的責任:顧炎武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林則徐的「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譚嗣同的「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都是士大夫內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歷史擔當。

中國和美國的局勢,此盛彼衰,一邊是彭斯高舉的「美國價值」在事實面前分崩離析,一邊是中華文化支撐茪今堨螫琤羲翵荓q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這正是文化的較量。

我想告訴西方,中華文明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正如當年經歷秦火,儒學與國學的潛德幽光,到了再為人類認識和發揮功用的時候了!我還想告訴彭斯之流的美國人,想評論中國的問題,應該先好好學習中國的歷史、文化!(續昨日,全文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