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青年廣場:「愛、傳、城」全港中英文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2020-02-08

以下為「愛、傳、城 Love Is All Around」第二屆全港中英文徵文比賽中文中學組季軍曾震霖的得獎作品,是次徵文比賽以芬蘭導演Laura Neuvonen的動畫短片《最後的編織 The Last Knit》為引子,片中人物坐在懸崖邊不顧一切不停地編織頸巾,參加者須先觀看短片,小學組撰寫觀後感,中學組及公開組則為故事延續下去。

中文中學組季軍

作者:曾震霖

學校: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陳南昌紀念中學

年級:六年級

《最後的編織》觀後感

社會中的每個人,都在忙碌蚑s織自己多彩華麗的人生,就如同片中人物一樣,機械式地不斷工作,編織出一條漂亮的圍巾。然而,在這條圍巾已經足夠長,足夠美時,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拿起剪刀,為其畫上完美的句號,就像片中的主角,不惜賭上僅剩的生命,也不願意放下,最終被自己編織的成果拉入深淵。

學會放下,才能欣賞。李白在長安三年,執茤騛鵀W利的追求,費心費力討好唐玄宗和各位大臣,換來的只有懷才不遇的鬱悶。受到權貴排擠的李白,並沒有執茤騛鵀W利地位的追求,而是學會放下,寫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離開了繁華的長安,李白開始到處遊山賞水,曉行夜宿,才見識到了「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的天門山,才欣賞到了「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廬山瀑布。

學會放下,回歸初心。馬雲有茼足停衩v,桃李滿天下的夢,卻誤打誤撞進入了商界,也應機緣巧合和個人本領,飛黃騰達成了世界首富。而得到了如此之多的馬雲,並沒有執茤韟菑v的成就、地位、財富與身份,反而放下阿里巴巴主席身份,在教師節發公開信辭職,做回自己最喜歡的職業--老師。馬雲放下身份地位,將精力投放在教育事業上,回歸了初心,達至了童年的夢。他親手編織出來的這些成果,也使他興奮與幸福。

列夫托爾斯泰在《一個人需要多少土地?》中講述了一個農民的故事。本是農民的帕霍姆偶然得到了一片土地,但是他並不滿足,不停地擴充他的土地。一次領主對他說,一天之內你能走過多少土地,你就能擁有多少,貪得無厭的帕霍姆,最終在用腳丈量土地時吐血而死。他的僕人發現,帕霍姆最後需要的土地只有從頭到腳六英尺那麼一小塊。許多人就像帕霍姆一樣,明明許多時候都能選擇放下,去拿到屬於自己的成果,卻總是不願如此,想追求更多,結果無法自拔,也一無所有。

當你緊握雙手,裡面什麼也沒有;當你打開雙手,世界就在你手中。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我們都各自執茤騣s織自己的作品,它可能是金錢,可能是家庭,可能是事業的成功,也可能是對夢想的追逐。但當作品成型時,卻不願拿起剪刀剪斷纏累,不願放下自己的慾望,最終被自己所約束。不斷編織圍巾的我們,到底需不需要那麼長的圍巾呢?緊抓玫瑰,只會被荊棘刺傷,懂得放下,才能聞到玫瑰的芳香。

當圍巾足夠長時,是時候拿起剪刀,為自己的成果留下一個完美的句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