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網人網事】山川異域 風月同天

2020-02-10

狸美美

又在兇猛疫情裡熬過一周的你,還好嗎?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消息不斷湧來,生氣的、震驚的、不解的、感動的、心疼的,所有正面負面的情緒輪番襲擾,各式想到想不到的戲碼依次登台。而一切就像色盲測試紙,繽紛的細碎色塊最終都會沉降成底色,只留下一個凸顯的字符--「人」。

是的,如果「是人」和「非人」是一條數軸的兩極,那麼近期發生的所有事幾乎都可以詮釋成分佈在這條線上不同位置的點。

比如,那些披茤U圾袋戰鬥在一線的醫護人員;那些別人急茤馴~逃,他們卻慷慨往裡走的記者、軍警、建築工和志願者,他們冒茈糽R危險,他們逆風而行,因為他們必須捨身取義才能幫人們對沖掉「非人」方向對應位置的惡。他們定是站在「是人」方向的最前端,他們不僅是人,他們是英雄。但是,比起歌頌英雄,我更希望根本不需要英雄。

又比如,武漢告急,很多人竭盡全力地貢獻自己的一分力量:有人捐錢有人捐物有人捐蔬菜;有明星親自當起司機跑長途或各國採買後機場刷臉請人帶貨;還有很多普通人甚至是並不富裕的人,乾脆直接扔下一盒口罩或一包錢就頭也不回地跑掉……他們無名無姓,面目模糊,只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分子,但他們每一個都是大寫的人。

而與之相對的,有人爭分奪秒把物資送到武漢,就有人讓這些物資在倉庫長久滯留;有人捐贈,就有人揩油;有人千方百計買口罩,就有人晝夜不停地製假販假;有物業在電梯裡提供隔離紙巾保護大家,就有人把紙巾偷揣回家或者乾脆故意向按鈕咳嗽;有農民捐蔬菜,就有人敢把蔬菜賣了……這些所謂的人,到底其實是個什麼東西?

另外還有一些人,自覺什麼也沒做,是個理所應當的人甚至好人,但殊不知並非如此。比如,有多少人嬉笑蚋鉞o過橘皮口罩老人、內衣口罩大叔的照片?有多少人鍵盤俠過高鐵上那個唯一不戴口罩的婆婆?有多少人秀摳草莓籽、瓜子拚神獸的照片並配以「無聊啊、憋瘋了」的牢騷?有多少人在受害者微博下面大喇喇問東問西甚至科普圈粉?又有多少人熱衷地圖炮、視湖北人和外地人為洪水猛獸?如果買得到口罩,誰會戴蚞鴷眯M文胸出門?若還有點辦法,誰會冒險「裸奔」並在高鐵上急出眼淚?你百無聊賴地生活,正是與死神作鬥爭的人們和前線戰士最夢寐以求的東西。而你那好奇心和表達慾的滿足則是建立在病者逝者的痛苦之上。至於武漢人,他們也是人。

上周有個熱點,日本兩個組織日前捐贈給中國的物資箱上分別寫了兩句話,一句是「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一句是「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分別出自鑒真東渡時的偈語和《詩經》中的戰歌。十六字一出,無數人震撼淚奔,不光是因為有文化,更因為那份同理心和共情力。

是的,無論在數軸上的哪一個位置,衡量一個人到底「是人」還是「非人」的關鍵點其實只有一個--看他能不能明白別人也是一個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