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彭定康與「香港觀察」鐵了心要跟香港過不去

2020-02-10

江樂士 前刑事檢控專員

在許多政治機構中,但凡犯了政治錯誤、特別是那些損害組織聲譽的人,通常都會黯然離開,至少也要遭到處分。但凡事也有例外,遠在倫敦的智庫「香港觀察」即是一例。其創辦人兼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於上月指責香港警察處事不當,於英國駐香港領事館門外拘捕一名示威者,無視「外交禮節」。英國外交部隨後反駁他的無理指控,以致他面子全失,但他還是賴死不走。

作出如此誹謗和誤導性的指控,羅傑斯不但沒有辭職,就連致歉也省了,只是一直假裝若無其事。很明顯,他一心把「香港觀察」塑造成散播假新聞的反華工具,哪怕消息是多麼無稽,他都一律不會錯過。

「香港觀察」成散播假新聞反華工具

他的最新「傑作」是以紀念英國自由民主黨前領袖阿什當(Paddy Ashdown)為名義,在2月3日搞了一場講座,並邀請前港督彭定康出席演講。這位反華前港督當然沒有令他失望。彭定康的演講充斥荌劓鶢末蛂B歪理和偏見,為「香港觀察」延續其反華任務提供了不小的動力。

在演講中,彭定康不放過任何可利用來攻擊香港或中央政府的話題。他再次鼓起如簧之舌抹黑香港特區和中央政府重提反顛覆法,稱對此感到「驚訝和難過」。然而,他清楚知道《基本法》23條要求香港訂立國安法,香港回歸祖國已經近23年,不能再迴避這項憲制義務。

彭定康同時再度挑戰香港的法治, 居然要求特區政府特赦在抗爭活動中被捕的人士,理由是香港有特赦先例。但他無視1977年實施大赦的情況與今次情況截然不同。不過,公平地說,彭定康可能被他在香港的代理人(尤其是公民黨之流)所誤導。

1977年,當時的港督麥理浩因為警察嘩變、與廉政公署發生激烈衝突而被迫要求廉政公署終止調查警察貪污,但這並不是像彭定康想的那樣可以作為一個大赦的先例,因為麥理浩作出這個決定是為勢所迫,並非出於個人意志。

所幸的是,這種情況不再會有,因為《基本法》已提供憲制保護,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第63條),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廉政公署,獨立工作,對行政長官負責」(第57條)。既然《基本法》第48條第2款要求行政長官負責執行基本法,任何試圖干涉目前進行中的案例都屬於違法,彭定康的提議也不例外。

而且,雖然《基本法》第48條第12款賦予行政長官權力,可以赦免或減輕刑事罪犯的刑罰,但是特首行使這項權力的情況非常罕見,行使這項權力必須要有合理的依據--例如罪犯已經奄奄一息,或者曾幫助當局打擊犯罪活動,或者作出了異常英勇的行為。大赦絕不能像彭定康所想的那樣為了某種政治理由(例如綏靖激進派)而在無可奈何之中作出的權宜之計。

罪惡三人幫詆毀香港警隊

彭定康又鸚鵡學舌般重述黑衣暴徒的所謂「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聲稱如果過程不透明,就很難恢復市民對警察的信心。他的話對黑衣暴徒而言無疑很中聽,因為他們就是希望利用獨立調查抹黑警隊,破壞警隊的士氣。

與此同時,「香港觀察」的另一擁躉、英國「跨黨派國會香港小組」議員Alan Carmichael要求英國政府向聯合國提出所謂香港警察踐踏人權的議題。由此可見,由彭定康、Carmichael和羅傑斯所組成的罪惡三人幫沆瀣一氣,多方面、有步驟、有計劃地詆毀香港警隊,破壞其形象,這正正是黑衣暴徒所期待的。對此,所有真正愛護香港的、有正義感的人都必須予以抵制。

彭定康的演講無疑讓「香港觀察」那幫人很受落,但卻再次向世人展示其人格低劣,他對香港的指控也會被人嗤之以鼻。(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內容有刪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