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醫護違法罷工 應追究責任

2020-02-13

施漢銘 清華大學法學院本科生

隨荂u醫管局員工陣線」逾4,000人投票選擇不繼續罷工,這場以「要求全面封關」為名的罷工草草收場。雖然《基本法》第27條中清晰列明,香港居民享有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但是這次「政治罷工」很大機會不符合《職工會條例》中對「罷工」的定義,不受法例保障。

所謂「罷工」(strike),根據《職工會條例》定義,是指「一群受僱用的人經共同協議而停止工作,或任何數目的受僱用的人因發生糾紛而一致拒絕、或經達成共識而拒絕繼續為某僱主工作,作為迫使他們的僱主、另一人或另一群人的僱主,或任何受僱的人或一群受僱的人,接受或不接受僱傭條款或條件或影響僱傭的條款或條件的方法。」罷工權成立的基礎,在於在勞資協商的過程中,資方及勞方力量的不平等,因資方處於較強勢地位,需要給予勞方相應的手段,使兩者能夠平等協商,以保障勞工權益,妥善解決勞資糾紛。換言之,勞方行使條例中的罷工權,前提為罷工是為爭取勞工權益。

在這次「政治罷工」中,有醫護搞手要求特區政府「全面封關」,更要求特首林鄭月娥直接對話,罷工要求協商的對象並不是作為資方的醫管局,而是特區政府,與一般罷工要求解決的勞資紛爭的性質不相同,罷工根本是政治行為,與保障勞工權益無關。因此這次「政治罷工」,並不屬於條例定義的罷工,不受相關法例保障。

有人揚言,這次罷工基於醫護人員擔心保護裝備不足,威脅到前線員工的生命安全,醫護才選擇罷工,罷工是爭取勞工權益,符合條例「罷工」的定義。但是,在公立醫院仍有足夠的保護裝備,醫管局更一再承諾會提供充足裝備、保障前線醫護安全,在此情況下,罷工的理由不成立,因此罷工也不受法例保護。

《僱傭條例》第21B條(1)(b)中指出:「凡為職工會會員或職員,享有在適當時間參加該職工會活動的權利。」在Campbell Richard Blakeney - Williams and others v. 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 and others (國泰航空公司罷工案)中,終審法院認為「罷工」屬於「職工會活動」之一。

但是,醫護人員在行使罷工權時存在界限,即罷工必須處於「適當時間」(appropriate time)才受法例保障。《僱傭條例》中指出:「所謂的『適當時間』是指職工會活動需在(1)『其工作時間以外的時間』及(2)『得到其僱主或任何代表其僱主的人給予的同意』的情況下進行。」簡言之,罷工行動需要得到僱主同意,否則即為非法罷工。

這次罷工行動,作為僱員的部分醫護人員參加罷工,並沒有得到作為僱主的醫管局同意。從這一點看,罷工也不合法,不受香港法例保障,參與罷工人員尤其是罷工搞手,應受紀律處分及法律追究。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