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全球戰疫下的「去工業化」

2020-03-25

許楨 教授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

眼前,各國政府和全球媒體的焦點都放在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上。除了中國內地以外,歐美、中東、中亞的疫情有持續惡化的趨向,稍一不慎,就有失控的風險。由於中國內地在可見將來,繼續擔當「世界工廠」的角色,而在從石化能源轉向潔淨能源的永續發展道路上,我們仍然任重道遠。因此,中東、中亞地區的安危和前景,始終牽動茪什磢滲鈮膠w全。天然氣、石油來源穩定,對長期依賴製造業的中國而言,仍然屬於重大戰略安全問題,必須慎重、積極、精準應對。

首先要說明的是,在中國現代化大業中,經濟升級轉型是必須持續推進的關鍵環節。然而,升級轉型是一回事,整個經濟結構、發展模式和重點作「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則屬另一回事,其核心問題是工業,包括耗能、污染嚴重的重工業,是否應當保持作為中國發展的重心。英國是世界現代化、工業化的源頭,卻也是最早擺脫採煤、煉鋼、造車、造船等重工業作為支柱產業的發達國家。

若說英國的領土、人口、地緣條件與中國不可比,那麼二戰前後,美國經歷了1940到60年代最鼎盛的工業化時代後,就進入長逾一甲子的「去工業化」歷程。在2000年之前,美國經濟支柱產業,由重工業轉為服務業、金融業和文創業。

進入21世紀之後,美國科網企業經歷多次挫折後,進入全新的發展階段,支撐該國的經濟發展、投資市場以及就業。到了今天,美國的製造業,尤其是重工業,無論從規模到競爭力,都難以與二戰前後相提並論。

從英國到美國,從中型到超級經濟體,「去工業化」過程,讓相關國家賬面上的資產和收入都有所增加。由於建立、維持、更新工業體系,所需要的人力、物力和土地投入不菲,假如追求短期的得益,推動經濟金融化、虛擬化,似乎是推高國家及國民收入的快捷方式。

這一點,在經歷多次金融危機,西方國家先後以量化寬鬆「解決」問題,彷彿越來越具說服力。靠資本運作、所謂創意設計,似乎比實質生產力更利於提升國民生產總值以及國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然則,在疫情衝擊下,現實又是如何殘酷? (疫情與中國經濟結構 三之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