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兩地產經 > 正文

【疫下企業眾生相系列】減薪停工爆辭職潮 代工巨頭也無奈

2020-05-20
■德昌電機員工流失率高,一天內辭職人數最多達數十人。■德昌電機員工流失率高,一天內辭職人數最多達數十人。

工人收入大減 每月落袋僅千餘元

新冠疫情令內地的出口企業生意嚴重下滑,深圳許多工廠的員工近期只能拿底薪,扣除生活費和社保僅剩下千餘元(人民幣,下同),由此引發大量員工的辭職潮。記者日前走訪了港資全球電機大王沙井德昌電機和國際代工巨頭龍華富士康,據知情人士透露,前者一天辭職人數最多達數十人,近三個月自上而下的待遇普遍降了兩成;富士康也不斷有員工辭職,其龍華和觀瀾富士康生產廠區空置了許多生產線。■圖/文:香港文匯報記者李昌鴻 深圳報道

作為深圳寶安和龍華的標杆企業,德昌電機和富士康等許多大型出口企業深受出口訂單萎縮甚至取消的拖累,不得不關停部分生產線,減少甚至取消加班。許多普通工人只有2,200多元的基本工資,在扣除伙食和社保後僅剩下1,000多元,不少員工感覺難以養活自己,紛紛辭職另謀高就。

香港文匯報記者日前從羅湖坐車經廣深高速近一小時來到沙井最大的港資德昌電機廠,該廠老闆是香港著名工業家汪松亮1959年在香港創辦的。由於深圳營商成本不斷上升,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德昌也面臨數十年少見的困難。記者看到該公司的工廠大樓有十多棟,宿舍也是上十棟,由於廠區和宿舍及食堂橫跨一條馬路,中間的天橋成為該廠員工專用。臨近中午時分,大量員工下班前往宿舍區就餐,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養家壓力大 士氣低落

來自河南的吳先生告訴記者,他在德昌從事生產線工作已有一兩年。近期受疫情影響,工廠訂單少加班少,他本人的月工資不到2,800元,雖然工廠包住,但需扣水電費,再加上一個月伙食費近800元和社保約700至800元,實際可支配收入只剩1,000多元。「以前最高峰時工資有4,000至5,000元。現在如此低的工資做得沒有勁。許多同事因此紛紛主動離職。」

另一位來自河南的黃先生表示,現在他一天加班一兩個小時,底薪為2,300元,加上300元伙食補貼和加班等,月工資為3,000至4,000元,而以前加班多時工資最高有5,000至6,000元。來自廣東的胡先生亦表示,在德昌工作了20多年,現在是中層,負責自動化等工程技術,現在一周只上四天班,待遇少了20%,期盼過後會有所好轉。他稱自己要養三個小孩和在家帶小孩的老婆,感覺壓力甚大。胡先生又透露,最近員工流失不少,有時一天辭職十幾人,高峰時達數十人。

外省員工無意深圳再搵工

與德昌電機類似,在龍華富士康南二門附近有不少員工離職。記者看到一位剛辭職的湖南小伙曾先生拖茼瑽齝c離開。他表示來這裡工作了三個月,其所在事業群從事華為手機生產,上個月是清去年的尾貨,現在沒有訂單也沒有加班,月薪約3,300元,包括吃飯、社保和住宿等共計約需1,700元,只剩下1,600元,感覺沒有意思便不想做了。他稱自己並不打算再在深圳找工作,準備回湖南老家。

一位來自湖北的梅小姐告訴記者,她是通過人力資源中介過來的,從事蘋果手機玻璃檢測工作,時薪是25元,工資是4,000元,扣除伙食、社保和住宿等,只剩下2,000多元。與她同批來的有三車共計近150人,現在走了約一半;較他們早一兩天來簽約的,時薪達30元,晚幾天則是23元,而23元的這批員工大部分已離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