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港大校委會解僱戴耀廷是英明之舉

2020-07-30

鄭赤琰

港大校務委員會28日以大比數通過一項議案,將法律學院一位副教授戴耀廷解僱。戴獲悉此事後,當晚便在網上發文指他被解僱,是校外勢力干預的結果,還指港大的學術自由已終結。他這短短的發文再度證明,他太自我太狂妄,目無法紀。

不是嗎?大學的校務委員會是大學的最高權力機構,對他的案情還不止一次深入調查,深入討論。第一次是在他發動違法「佔中」後,涉及他不依照大學財務規定的捐款申請程序,拒絕透露捐款人以及捐款用途,也發現與學術研究有出入,其中買了上百件手機更令人生疑,即使有財務組找出諸多不合規章的行為,為了鄭重其事,校務委員會還是小心地另聘校外的專業會計師做出第三者的評審,得出的報告與校內財務組的判斷相符,即使如此,第一輪的校務委員會還是對他從輕發落,只做「記過」一次了結。

可是那次事件後,戴不知反省,還變本加厲,繼違法「佔中」之後,捲入的政治活動事件包括連串統籌立法會與區議會反對派的選舉策略,還不避忌地協調具有「分裂國家主權」的「港獨」與「自決」的組織參選。最近更在保釋之後,推動非法的所謂「初選」,拋出「35+計劃」,圖奪取立法會主導權、癱瘓政府。但港大校務委員會在此次第二輪調查戴的案例時,還是給了他機會而認真討論他的記錄,對戴來說,他自以為自己從事的政治活動都是學術自由活動,是他教導學生獨立思考的教育活動。但對校務委員會來說,他被判16個月的罪證便是破壞學術名譽的罪證,既然是破壞學校學術的行為,便是破壞學術自由的行為。這個罪行擺在校務委員會成員的面前,已是毫無疑義可言,他們大比數決定解僱戴耀廷,不但不是破壞學術自由,而是實實在在地在維護港大的學術自由清譽。

戴耀廷在違法「佔中」時鼓吹「公民抗命」,但「公民抗命」不是要公民胡亂起來抗命,所指的公民也不是不分界別的公民,而是某一個行業,得不到公平的待遇,幾經爭取也毫無辦法,只好發動自己行業內所有的成員和把其行業內的生產活動停止,如教育行業佔領學校不教書等,而不是教師走去阻斷交通影響公共利益。戴耀廷發動的「公民抗命」是發動全城市民走去「佔領」中環,志在破壞金融中心的運作,這種「公民抗命」其實是大型的公民犯罪,更遑論與警員打鬥了!因此說來,他的所謂「公民抗命」,其實是煽動青年犯罪,被判16個月坐監,還是便宜了他呢。

戴耀廷在校務委員會決定解僱他後,仍然執迷不悟,辯說他所做的一切活動都是學術活動,是他的學術自由分內之事。由他的辯解,可見他到現在仍沒有了解到什麼是學術自由。公認的學術自由,包括教學與研究發表學術著作的自由。他發動的政治運動,既不是研究,也不是發表學術著作,更不是他教學的一部分工作。試想:哪有一個法律教授教人「違法達義」的,簡直是思想錯亂!犯法就要坐牢,坐牢是一種懲罰,把坐牢當成是「義舉」的說法,豈不是把法律當成是「不法的東西」?否則怎炤|違法而達義呢?作為一個法律教授,又口口聲聲說普通法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此這般發動青年犯法,豈不是要他們破壞香港本身的核心價值嗎?況且他還是法律教授呢,須知學術的基本能力是要有能力對已知的事物加以分類(classification),未能列入任何類別的事物,還得依靠研究直到能加以分類,才能成為知識,而戴耀廷的學術分類能力竟是如此差勁,很多他胡說八道的東西正說明他的學術能力有問題,否則怎會有膽量胡說他所做的政治破壞是他的學術活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