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大地 > 正文

白了黑髮清了洱海 傾心治污教授無悔

2020-09-12
■ 十餘年來,團隊共有師生1,000餘人次駐守洱海等河湖治理一線,累計行程超達500多萬公里。網上圖片■ 十餘年來,團隊共有師生1,000餘人次駐守洱海等河湖治理一線,累計行程超達500多萬公里。網上圖片

白了一頭黑髮,清了一汪洱海。轉瞬間已有二十餘載,上海交通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孔海南始終記茠儦J時的驚艷。這樣「一見傾心」的故事發生在他和洱海之間。治理污水,調整當地農民種植結構,教書育人,他把實驗室設在了距離洱海不到200米的農戶家堙A一年365天200餘天常駐水邊。 ■澎湃新聞

前不久孔海南70歲生日之際,他捐出了200萬元(人民幣,下同)積蓄,聯合中國水環境集團、上海交通大學雲南大理研究院等共同發起成立了「洱海保護人才教育基金」,雖然他已白髮蒼蒼,但他相信一代代的治水人會守好這片綠水青山。

緣起:一見傾心

「洱海的水深有15米左右,當時的水特別清,一眼看下去很幽深,沉水植物從十米以下的湖底一直長到湖面,形成繁茂的水下森林,延綿十幾公里。」

1988年,孔海南身在日本,作為中國交流研究員進行中日湖泊比較研究。1996年,洱海出現偶發性藻華,接到消息的孔海南用了近一周的時間趕赴洱海。沒想到到了洱海,藻華已經退去,孔海南見到了至今難忘的洱海勝景。

2000年,孔海南回國到上海交通大學任教授,正值中國的七大重點流域面臨大規模污染,水環境日益惡化。那時的洱海因為農業污染,不堪重負,水質急劇惡化、富營養化,那片水下森林也消失殆盡。

花費了整整5年,孔海南和同事們將洱海之難層層向中央上報,爭取為洱海水質治理立項。2006年,國務院批示並成立國家水污染控制與治理重大專項(後簡稱水專項)治理洱海,「這個項目屬於國務院直屬項目,足見國家對於治水的決心。」

成功立項後,孔海南帶蚢庤介i駐洱海,主攻水質治理技術難題。當時他尚未預料到此後15年的艱難。

扎根:變種植結構

在大理治污的第一步,孔海南將土壤淨化槽技術帶到了洱海邊。這項土壤淨化槽濕潤技術將污水處理為一級B類水標準排入洱海,一套污水處理系統每天能處理污水250噸。

然而不久後,孔海南就發現僅靠技術無法解決洱海之難,「水在湖堙A問題在岸上」,激增的農業污染依舊威脅茯|海生態。

經過在當地調研,孔海南發現了「大蒜威脅」。當時國外興起了食用大蒜精油保健的熱潮。大理紫皮獨頭大蒜的大蒜精油含量是普通大蒜的5倍,採購價迅速漲到原本收購價的10倍以上,大理洱海流域的大蒜種植面積一下子從原先的佔耕地5%以下,上漲到佔耕地的90%以上。

10倍收益背後卻是10倍污染。大量肥料和農藥殘留在了農田,一下大雨全都隨荇|流排到洱海。很快,湖水從接近可直接飲用的國家地表水標準二類迅速下降,湖邊白族村民都能聞到從洱海上隨風飄來的臭味。

要改變高污染的種植結構,又要考慮到當地村民的生計。孔海南帶領團隊設計了不同的方案--對於流域河流,團隊在流域構建濕地,並且在濕地中通過設計生態「迷宮」,增加流域水在濕地過濾的面積與時間,使得最終流入洱海的水質得到提升,而濕地中種植的水培經濟植物,又可替代大蒜成為農民收入來源之一。孔海南團隊號召農科院、中科院等多個機構,找出了車厘子、藍莓、葡萄、中藥材以及蘋果這五種低污染高收益的經濟作物,並給當地農民引薦了優秀選種。

15年轉瞬即逝,孔海南已經滿頭華髮,而洱海也逐步重現了昔日大理「母親湖」的風采,每年冬天水最清澈時,可以向下看清4米多的深度。

傳承:治水久久為功

「我今年70歲了,年底就要正式退休,將從教學及科研的一線退下來。我一直思考要為『久久為功』的洱海生態環境保護事業作點貢獻。」這是孔海南的承諾。

而實際上,在洱海治水的多年間,孔海南並未放棄過教書育人,而是把課堂搬去了治理現場。

十餘年來,團隊共有師生1,000餘人次駐守洱海等河湖治理一線,累計行程超達500多萬公里。目前常年有20餘名師生在大理等地進行實地科研,共完成野外樣品採集30,000餘次,分析水質指標160,000餘次。

做實驗,是每天洱海水質監測的必修課。每天早上8點半出海後,到下午4點半34個採樣點全部走完,團隊全身心地投入到科研工作中。

要讓洱海重現水底森林,讓周邊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在孔海南看來還有20多年的歷程要走。久久為功,但他對自己的老去並不擔憂,一代代治水人已經在前輩的帶領下成長起來,守護中國的大好河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