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科幻動畫《離騷幻覺》尋找失落靈魂 本地動畫師重視獨創性 共鳴感

2020-10-09
■香港動畫業及文化協會秘書長盧子英(左)和《離騷幻覺-序》導演江康泉。■香港動畫業及文化協會秘書長盧子英(左)和《離騷幻覺-序》導演江康泉。

同是將故事搬上大熒幕,動畫顯然要比電影虛幻、更不設限。然而,動畫天馬行空的世界不但貼近心靈,扎到內心患處,也不經意撫慰靈魂。MOViE MOViE「anifest動{藝術祭2020」呈獻多部精彩動畫,當中攜手第七屆「動畫支援計劃」,帶來十多部本地動畫師的製作,讓觀眾能夠同時品味國際與本地動畫作品。香港文匯報記者邀請到本屆支援計劃金獎得主《離騷幻覺-序》(下稱《離騷幻覺》)導演江康泉(江記)以及香港動畫業及文化協會秘書長盧子英(盧Sir)一同分享本地動畫製作的點滴、對動畫日後的期盼,更重要的,是動畫怎樣為個人的情感尋找出口、飾演療癒的角色。■文、攝︰陳苡楠 鳴謝場地提供:House By Kubrick

這套香港科幻動畫《離騷幻覺》的序章是希望先給觀眾「taste」一下整個世界和其氣氛,它有一點懷舊、一點超現實,也有矛盾的存在。江記在他所提及的世界中,描繪了主角屈原和複製人阿祖,兩人冥冥中互有聯繫,江記希望藉此引發觀眾的好奇心,去看團隊未來的製作。

活在制度下的情感需要

《離騷幻覺》以思考自己身份的機械人,並嘗試尋找靈魂作為故事其中一個脈絡,江記提到,人與機械人之間的關係和孤獨感往往是科幻片堶惜@些很經典的元素,這次他特意再將這個話題展現屏幕,是因為他同樣感受到科技凸顯了人類的孤獨。「但讓人感到孤獨的並不是科技,而是制度與系統。」江記認為實際上人能夠選擇自己用什麼樣的「系統」與模式過生活。他舉例,要是一個人看電話看一整天,行屍走肉,這個人的生活系統就會被科技所羈絆而變得孤獨。

面對科技、孤獨與人等畢生都在解構的命題,江記坦言自己會嘗試在創作中尋找一個出口。因此,他在描繪角色阿祖或者屈原都會以「無厘頭」的答案回答、面對沉重的問題,藉以淡化孤獨。「生活在這個城市,其實我也是跟兩個主角一樣,希望有一個舉重若輕的答案,來應付這個複雜的世界。」即使如此,江記認為在現實生活中要實踐這種態度相當困難,回看歷史上每個時刻的人都是在面對非人性化的制度,而這些制度都傾向於忽視人的情感。「制度的重點是管理,而沒有感情的東西是最容易管理。」江記觀察到這些事情總是日以繼夜地發生,當人有一天受不了,才會發現自己的情感是需要被照顧的。在《離騷幻覺》中,阿祖是一個機械人,對於情感的思考自然會抱有不同的角度,江記期望從他身上能探尋出路。「阿祖象徵『不存在』,但卻是出路的寄望,可能因為『不存在』就是一個解決的方法。」江記說。

盧Sir:要支持本土動畫

訪問當天,盧Sir與江記並排而坐,聽茼膩O描述自己動畫的故事,他直言香港仍然有很多限制,但是卻欣然感到動畫業界的人都已經盡力做到不錯的成績。「我們每年都有愈來愈多本土作品出現,是累積而成的『產品』。」除了業界本身的付出,盧Sir同時希望得到香港觀眾的親身支持,由於外國已經有太多作品在香港出現,佔據了動畫粉絲不少的空間和時間,他期望通過戲院的播放,大眾對本地動畫有更多的關注和認同。

「本土的地方要先支持這個產業,要是連自己的觀眾也不知道香港有動畫、不懂得欣賞的話,動畫事業就很難繼續發展。」盧Sir認為戲院正正是最好的途徑去認識香港動畫。「觀眾能夠在一個正式的空間欣賞動畫師的作品,無論影像和音響都有保證。」盧Sir相信本地動畫師都不想重複荷里活或者日本動畫風格或者題材,他們都抱有自己的想法和獨創性,單單是這個因素,已經表現了本土動畫的吸引力,並會在本土的共鳴感中展現相當的魅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