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法官庭上發奇論 放生暴動八被告

2020-11-01

沈小民竟稱黑衣冤枉 裝備自保 逃跑有理

在去年8.31灣仔暴動案中,有8名男女被控參與暴動,其中女社工陳虹秀早前在區域法院被裁定表面證供不成立,當庭釋放。法官沈小民昨日裁定餘下7名被告全部罪名不成立。他在裁決時接納辯方的部分看法,稱不排除眾被告是希望到場「見證」這「難得的歷史時刻」。針對他們身穿黑衣,沈官稱「選擇服飾顏色純屬個人喜好」,而帶備「豬嘴」、口罩、眼罩或手套等用作「保護自己」也是「無可厚非」的,更稱眾被告遇警即逃有可能是「應警方警告而離開」,甚或基於對警方的「恐懼」的「自然反應」。7名被告全部「甩身」,令社會嘩然,攬炒派則「拍手稱快」,借沈官判詞替黑衣人鳴冤。

■香港文匯報記者 葛婷

是案除早前獲釋的陳虹秀外,餘下的7名被告,分別為「自僱人士」余德穎(23 歲),學生賴姵岐(22歲),電腦程式員鍾嘉能(27歲),廚師龔梓舜(23 歲),無業漢簡家康(20歲)、莫嘉晴(24歲)以及梁雁彬(25歲)。他們被控於去年8月31日在灣仔軒尼詩道及盧押道一帶參與暴動。龔梓舜另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於軒尼詩道管有汽油彈及伸縮棍。

到場或為見證「歷史時刻」

控方早前在結案時指出,案發當日,現場有人作出實際破壞社會安寧行為時,令非法集結惡化成暴動,控方不需證明各被告如何參與其中,只要各人有共同目的,即屬有罪,加上眾被告的衣物裝束明顯有備而來,顯示他們並非「無辜在場」,而逃匿也顯示他們畏罪。

法官沈小民昨日在裁決時稱,案發當晚的罕見情況,對某些人而言或許是「難得的歷史時刻」,法庭不排除當中確實有人希望到來「見證」這一切,而若他們因不想被人誤認為是暴動者而遮蓋容貌,是「可以理解」的。由於他們當然明白要承受一定風險,難以保證不會遇到暴力場面或催淚煙,帶備「豬嘴」、口罩、眼罩或手套等實「無可厚非」。

他續稱,黑色越來越多被人與「社會運動」扯上關係,但問題是這趨勢是否已到了一個階段,就是「身穿黑衣的人便是參與暴動一分子」,故不應隨意將穿荈礎蝒漱H視作參與暴動或非法集結者,因做法有危險性,有可能冤枉無辜的人,且穿白衣或其他顏色衣物的人都可參與暴動。「選擇服飾顏色純屬個人喜好」,沒證據顯示他們刻意以其衣茪庛邟禲A把他們從非參與者區分出來。

對控方要求法庭基於被告的衣荂B裝束與被捕地點接近暴動現場等因素,推斷他們之前曾參與軒尼詩道及盧押道一帶的暴動,沈官稱純粹憑上述證據,被告可能是與較早前的暴動有關,也可能是「剛剛來到」,未來得及參與就被警方拘捕,前者或許有罪,但後者明顯不是。由於警方採取驅散和拘捕行動時,暴動已經結束,眾被告不可能與那堛滌捋P者集結起來。

被告逃匿或有「清白原因」

至於控方希望依賴「逃匿」作為針對被告的不利證據,沈官指,控方須證明他們逃匿的唯一目的就是畏罪而逃。考慮到當時環境,法庭認同辯方說法,被告逃跑「或有其他清白的原因」,例如是「應警方的警告而離開」、或是由於當時的社會環境而產生對警方的「恐懼」、甚至對人群一擁離開的「自然反應」。

他引用辯方引述錄影片段內容指多名警員屢次用警棍擊打第六被告,指雖然有關警員沒承認使用過分的非法武力,但市民看在眼中,因而產生對警察的恐懼,並於他日一旦遇上警察時逃跑,這個可能性是實在且並非憑空臆測出來,因此法官不會把各被告逃跑視為對他們不利的證據。

沈官聲稱,控方遇到的最大問題是「沒有證據」顯示被告在被捕前的作為,即使將他們被捕之前所發生的事看成與他們有關,法庭都不能作出唯一合理的推斷他們是參與暴動的一分子。基於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有關控罪,裁定所有被告罪名不成立。

一人藏警棍汽油彈亦脫罪

至於第四被告龔梓舜另被控管有汽油彈和伸縮警棍,據警長黃子誠的證供指,他在追捕龔時,對方遺下了背囊,而他在背囊塈鋮麈A案的汽油彈和伸縮警棍。辯方則聲言黃插贓嫁禍,有現場閉路電視片段可佐證。沈官指,黃在庭上就片段的解釋未能令人滿意,他所描述的事發經過與片段不相符,法庭不能倚賴他的證供,加上控方無獨立證據證明汽油彈和伸縮棍的來源,故裁定龔管有攻擊性武器的罪名不成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