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2月22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名人薈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南海十三郎」謝君豪:「舞台是我的情意結」


放大圖片

若說謝君豪是一代少女心目中的偶像,大概並不為過。舉個最近的身邊例子,一位女性友人得知記者會去專訪他,聽到他名字那一瞬間,眼就頓時亮了。那份由這位演員的光彩而點亮的喜愛,其實也是許多喜歡謝君豪的觀眾的內心感受。而謝君豪的演藝生涯,注定了與「南海十三郎」同生共長。二十年來,他是人們心目中唯一僅有的那個十三郎。每當我們眼前浮現出十三郎俊美的形象和令人感傷的生命歷程時,其實我們想到的都是謝君豪--那個將這角色做到出神入化的男人。而今次這齣杜國威編寫的經典舞台劇於西九大戲棚上演(即日起至2月25日及3月4至9日),謝君豪又會為我們帶來怎樣的驚喜呢?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賈選凝 攝:劉國權

對謝君豪而言,《南海十三郎》最不朽的魅力來源,便是這齣戲本身。他說:「正因為杜國威先生的劇本很好,所以二十年前做過,十五年前又做,去年做,今年還在做。」他相信觀眾多少年來一直肯捧場的最大原因便是這個劇的劇本足夠好看。「所以才會不停重演,就像莎士比亞會重演到現在,或是人藝的《茶館》。」他說自己一生做過一套這麼重要的戲,已經很難得。

那麼演了這麼多年十三郎,還憑電影版拿過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如今再一次飾演該角色,會有怎樣的感受?謝君豪說:「每一次都會不一樣,做了這麼多年,觀眾的看法也變得不同,有些從二十年前看到現在的觀眾。他們會告訴我,以前看完覺得心情很不舒服,很替十三郎感到不值,覺得他這麼有才華的一個翩翩公子,搞到懷才不遇流落街頭這麼多年,心裡很不舒服,但上次在新光戲院做完之後,老觀眾會和我說,這次的感覺不同了,覺得很感人。笑完之後又哭,哭完又笑。這就是不同。」

「修成正果」的十三郎

謝君豪個人對南海十三郎的看法,自然也隨茼~月增長而有所不同,故而他的處理手法,會作出改變。「過去年輕些,處理這個角色時也有種憤憤不平之氣,覺得即使到他臨終,都對世界有種不平之氣。但今次則不是不平,而是看透了不平,看透了這個世界。講得具體些,十三郎他一生都戴茞棺銵A因為他一生最愛的那個女人說這眼鏡好看,所以他永遠戴荂A到後來流浪街頭都戴荂A那眼鏡一邊有玻璃一邊沒有,他說他想看清楚這個世界時就用有玻璃的那邊看,不想看清楚就用沒玻璃的那邊看。但今次到他臨終結局時,我的處理是,他不要眼鏡了--以前他是死也要戴茞棺銵A但今次他丟掉了,他不再需要這幅眼鏡,也可以坦然面對這個世界和自己的人生了。」

謝君豪的處理實際上是賦予了十三郎的生命一種修行的力量。所以這樣的結局也是用藝術處理的方法,完成了一種比較文學的理解:十三郎修行到最後,終於得成正果,再不只是不平,而是坦然。按謝君豪的話說:「他不只是逃避這個世界,而是他選擇了用這樣一種態度面對世界,選擇這樣保存自己最美好的那些理想、夢想、追求和價值觀。這是他的選擇。所以他對這個世界其實是主動出擊,而不是逃避。」

所以觀眾們會為這樣的處理而哀愁與感動--當然依舊有糾結的部分,但卻不再只是感受到那個人物的糾結,而更能體會到他背後那份勇敢面對,懂得了他是很瀟灑地走完這一世人生路。謝君豪說:「所以就不是那麼灰暗,而是帶給人們希望。」他笑道:「人一生就是這樣啦。一定有不平的時候,但怎樣面對不平?怎樣可以瀟灑?」

故而充滿「正能量」的十三郎如今備受九零後觀眾喜愛。究其原因,謝君豪認為:「我想是講中了他們的內心那團火。其實不只是九零後,所有人內心都有。」人們內心都需要有一個夢想,需要有追求,更需要堅持自己。「當然堅持自己也要知道哪些是值得堅持的,不是盲目堅持不好的東西。需要跟隨自己的內心。」故而,謝君豪相信,這齣戲好看,是因為某種程度上講中了觀眾的心聲。「這一點再擴大些講,也正是嶺南文化的核心。」

堅持內心價值的那份坦然,或許是嶺南文化裡最動人的那層柔軟。

不過謝君豪說,這些都是去年在新光演完之後自己的總結。「開始不會這麼想啦,一開始很擔心九零後會不喜歡看。是後來因為他們喜歡,才去想他們為什麼喜歡看,覺得或許他們喜歡看的,是十三郎的有火有夢有堅持,是十三郎的瀟灑。」

所謂遊戲人間,不過是千金散盡還復來的瀟灑氣魄。而這一點,大概青春正好的年輕觀眾很容易產生共鳴。 那麼謝君豪像十三郎嗎?他笑說:「當然有接近的地方,我做的角色,每個身上都有對自己的一些反映。做作的表演,我做不到。所以也不單是十三郎,譬如其他角色,他們身上都有我的影子。一定有的,所有演員演戲都是這樣。」他也很難具體講清十三郎身上哪一點最接近自己。惟有笑言,大概全部都接近。「因為每個人內心都很複雜:十三郎很驕傲很有才氣,我也覺得自己很驕傲很有才氣,十三郎很重情,那我又覺得自己也很重情哦......」

但求純粹 回歸初心

西九是個這麼特別的場地,不但萬眾期待,也和上一次的新光戲院完全不同--雖然那裡作為粵劇專門表演場地,和南海十三郎的劇情本身已相當契合。謝君豪說:「話劇在新光做本來就不錯,這次到西九再玩大些,在戲棚做,整個氛圍更貼切。」言畢笑道:「還有無敵的維港海景,周圍又有很多東西玩。」

最最重要的,當然是《南海十三郎》今次是首度在戲棚演出。

「西九的整個氛圍都和粵劇有關係,所以是個很統一的場景,戲在這裡演,就會和整個環境融為一個整體,而不是單單一齣戲本身。譬如西九戲棚是竹棚,我們戲中setting也有很多竹的感覺。一齣話劇在戲棚做,這是開先河的一次。」而謝君豪也認為,作為一個舞台演員,每到一個新的場地,本能地便會希望可以征服這個場地。

做了這麼多年演員,怎樣看待演員這份職業?

其實謝君豪常常在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演員都很敏感,所以實際上他在每個生命階段都會不斷思考。他說:「有幸的是現在我還覺得很開心,其實想那麼多都不重要,重要是你要記得自己最初為何要做演員,你當初追求的是什活H你是不是那麼喜歡做演員?那你現在是不是還那麼單純喜歡表演。」

他不斷去想這些問題,而對其中每一個的答案都是「依舊是的」。他始終是一個很純粹的演員。一如他最初愛上表演時那樣純粹。

「做每個角色時,其實不需要想太多,因為任何一個角色只要寫得好,就一定是個好角色。不一定要是大角色,只要是好角色,我又有感覺,我就會做。」謝君豪說,純粹這件事很重要。

「不單是演員,做任何事都一樣的,要純粹地去做那件事。其實演員也沒什麼特別,只是他台前做戲給你看,讓你覺得很特別,想得大些,其實是一樣的,不同職業,面對的觀眾性質不同而已。」人生百行,共同點皆是要不斷自省,自己的選擇是不是依舊純粹?自己是不是覺得人生通過在做的事情而變得更充實更開心?

不開心的時候呢?不開心的時候,謝君豪會回頭去想,自己最初為什麼想做演員。他說:「當想起來自己最初對演戲那份喜歡時,不開心就會好些。」所謂回歸初心,不過是這樣周而復始的堅持。

當然,演戲只是謝君豪人生中剛好實現的一種可能性,他無法擔保重來一次自己依然會入這行。「其實可能撞到其他合適的可能性,可能也會令自己覺得生命充實有價值。」多年來他橫跨舞台劇、電影和電視劇三棲,他認為一個成熟的演員應該是三樣事物都有一定經驗--而他更慶幸自己有這樣的機會。

但若真要問起他投入感情最多的表演方式,依然是舞台莫屬。他說:「舞台一定是我的情意結,我從這裡出身,我讀演藝學院,之後入劇團,做了十年話劇才轉拍影視。話劇是我長大的地方,所以一定投入感情最多。」電視劇與電影讓身為演員的謝君豪有了更完整的演藝體驗,但卻唯有話劇,一路伴他成長。

相關新聞
「南海十三郎」謝君豪:「舞台是我的情意結」 (2014-02-22) (圖)
偉大的在於無形 (2014-02-22) (圖)
阮義忠:永遠不變的愛就是信仰 (2014-02-15) (圖)
《想見 看見 聽見》:記錄生活情味 行於時代之先 (2014-02-15) (圖)
生命鬥士「霸仔」 璀璨煙花燃亮人生希望 (2014-02-15) (圖)
翻譯家孫越:我用翻譯,書寫信仰與啟蒙 (2014-02-08) (圖)
秉筆翻譯,需要心靈的代價 (2014-02-08) (圖)
為民間文化交流而奔走 (2014-02-08) (圖)
為國人尋找一個精神啟蒙的座標 (2014-02-08) (圖)
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文化最終在於同理心 (2014-01-25)
台灣藝術家吳耿禎首度來港 (2014-01-25) (圖)
大師之子徐慶平:感謝父親教會了我審美 (2014-01-18) (圖)
比利時設計師Alain Gilles:好設計師不等於成功設計師 (2014-01-18) (圖)
填滿戲曲的,是心-「京崑明珠」鄧宛霞 (2014-01-11) (圖)
朱力行:設計是一些聰明的生活安排 (2014-01-11) (圖)
丹青筆墨堛漲艘 「畫說金庸」董培新 (2014-01-04) (圖)
畫過這麼多位作家,他們在你眼中分別是怎樣的? (2014-01-04) (圖)
如今小說插圖變得越來越少,怎麼看待時代這種轉變? (2014-01-04) (圖)
董培新其人 (2014-01-04)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薈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