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采風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雙城記:老編劇寫新中國


何冀平

我收到一本書,書名是《舞台上的新中國》,封面上畫了五個身粗體壯拿茪p紅書的工人農民,這在四十年前的招貼畫或書皮封面上隨處可見,現在反而成了新鮮物。作者是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的高音,我時常在劇場見到高音,她是專門研究戲劇理論的,她不止做研究,除了沒上過舞台,對舞台上的一切她都很熟悉,每次看戲碰到她,總要聊幾句。高音的書吸引我馬上翻開來看。書中主要研究的是新中國的紅色經典,其中最使我有感的是,老舍和曹禺兩位編劇家怎樣寫他們喜歡而又不太熟悉的新中國。

一九五二年,曹禺擔任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副院長,志向高,心氣也高,他覺得自己寫的都是陳舊的事,很想寫寫新中國。一九五三年他衝動地動筆寫《明朗的天》,一個知識分子思想改造的故事。寫作之前,曹禺首先明確寫作思想意圖,知識分子必須在黨的教育下進行思想改造。他去了北京協和醫學院體驗生活,當時醫學院正進行思想改造運動,他最深刻的體會是,受美帝國主義思想毒害的知識分子,最重要的,是認識美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真正面目,和敵人從政治上、思想上劃清界限,才能為人民服務,和人民一同前進。作家要用馬克思主義觀點分析人物,才能達到用社會主義精神教育觀眾的目的。這樣的寫作過程,曹禺說,比較生疏,在創作中碰到不少新問題,走過一些彎路。一九五五年《明朗的天》公演,演出滿座,還得了不少獎,但一個出自概念化的劇本,沒有走多遠。後來常有人拿《雷雨》和《明朗的天》來對比,用以貶抑曹禺,一個是他極熟悉的生活,不用體驗生活,不用苦思冥想,只要坐下來,安下心,人物、情境、語言就像長了腳似的往外跳。曹禺的夫人鄭秀回憶,一九三三年的夏天,兩人約定不回家,說是留在清華大學複習準備考試,其實是想兩人獨處,重要的是曹禺要寫劇本。一個暑期,就在清華園的圖書館裡,一部影響中國戲劇史和幾代人的《雷雨》誕生了。據于是之回憶,他還曾和曹禺籌劃寫一個農村改造的劇本,兩人去了河北農村,走了些農地,見了些老農,睡了幾天土炕,最後沒寫出來。

寫自己熟悉的東西,是曹禺的一貫主張,自認為熟悉知識分子的曹禺選擇了寫醫生教授,但當他採訪結束後,又感到茫然,無從下筆,他覺得似乎並不熟悉知識分子,創作給他帶來的不是興奮而是痛苦,苦在創作方法與以往不同,從中提煉的主題不是出自內心。過去寫劇本,出現在他腦海中的首先是人物、動人的情節,後來變成了先有意念,主題先行,難免圖解。

黃永玉曾經給曹禺寫過一封信,嚴厲批評曹禺後來再沒有寫出好劇本。黃宗江說:「完了,永玉,這回你得罪曹禺了,他不會再理你。」誰知曹禺一點沒生氣,他感謝黃永玉的坦誠,默認黃永玉的批評,他把這封信鑲在鏡框裡,掛在家中顯著位置,時刻提醒自己。

相關新聞
百家廊:知行合一有多難? (2014-12-12) (圖)
雙城記:老編劇寫新中國 (2014-12-12)
翠袖乾坤:壞時間 (2014-12-12)
古今談:中國高速火車有絕招 (2014-12-12)
方寸不亂:飲水飲窮了 (2014-12-12)
演藝蝶影:《相約星期二》一百場 (2014-12-12)
此山中:丹麥影帝麥斯•米科森 (2014-12-12) (圖)
百家廊:泰山女兒茶 (2014-12-11) (圖)
琴台客聚:懸賞可愛女人 (2014-12-11)
翠袖乾坤:百年罕見「恐龍薑」 (2014-12-11)
海闊天空:天空之城竹田城跡 (2014-12-11)
七嘴八舌:反對派做騷 全港人埋單 (2014-12-11)
隨想國:領 (2014-12-11)
五味人生:清香的佛手 (2014-12-11)
百家廊:山山水水總關情 (2014-12-10) (圖)
琴台客聚:兼具赤子之心的藍公 (2014-12-10)
翠袖乾坤:甄妮拍賣千萬首飾 (2014-12-10)
天言知玄:為天下新娘打氣 (2014-12-10)
生活語絲:動車不便民 (2014-12-10)
隨想國:佔 (2014-12-10)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采風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