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園 > 正文

古典瞬間:撕書記

2016-06-14

馮 磊

好朋友深夜來電,說起幾件傷心事。其中之一,是個人的前途問題。他說,到了這個年齡,也許沒有升職的份兒了。但是,內心深處卻特別平靜。

他對單位的同事說,「我和你們不一樣」。

大家感覺詫異,「你和我們有什麼不一樣?!」在大家眼裡,他陽光上進,和大家相處關係融洽,談到業務是樣樣精通。這樣一個人,怎麼突然「不一樣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除了所謂主業,他還是個知識分子,內心深處早就甘於平淡了。工作上固然付出很多,但在是否能夠升職這件事上,態度是比較理性的。

總有一些人吧,讀書愈多,距離現實社會愈遠。別人都在拚命鑽營,他們卻甘於平淡,以旁觀者的態度看待生活,確實難能可貴。

但是,這世上總有些事情是在互相轉換的。比如說,對一種愛好的喜與倦,對一種職業的愛與恨,以及對一個女人或者男人的離與棄。這種複雜的關係,有時是鑄劍者將鋒刃刺進了手掌,有時是不上進的學生砸爛教室的玻璃,有時是妓女對妓院的仇視......三兩句話,是說不盡的。

這世上,總有人與時代格格不入。所謂「馮唐易老,李廣難封」,有時也是一種常態。付出或許總有回報,無奈生不逢時的人實在太多。司馬遷如何下獄?曹雪芹如何舉家食粥?辛棄疾如何深夜慨歎?吳佩孚如何抑鬱而終?看淡了便好。

宋代的劉孟節,「篤古好學,酷嗜山水,而天姿絕俗,與世相齟齬,故久不仕」。這位先生品行高潔,不願與世俗同流合污。這種人生觀,難被主流社會接受。所以,他與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也就有了一些距離。

事情的真實面目往往是這樣的:一個人癡迷什麼,往往就因為這癡迷而發生諸多故事。古人鑄劍,或者練習劍術,往往最終為劍所傷;練習氣功者,多有人走火入魔;又有浪裡白條,最終死在水裡。所以,無數高人對於自己所嗜,是百般喜愛,又有百般忍耐,最終是百般傷害。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昨天和讀高中的孩子閒聊,談到我們兩代人之間的區別,大家感慨萬分。二十多年前,考上大學之後最終會分配工作,能夠解決衣食之憂。今天的孩子,讀大學只是自我充實與完善的一條途徑,終身競爭、終身學習已是不爭的事實了。

高考剛剛結束,被考試傷害了千百次的孩子們都在忙茧o洩。有小屁孩向我匯報說,他們班的同學在高考前一天將所有書籍資料全部撕碎,同一時刻來了個漫天飛舞猶如燕山雪花大如蓆子......我聽了之後大笑,覺得還是一代比一代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