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園 > 正文

生活點滴:爸爸可否不要「老」?

2016-06-18

■ 周繼華

人生中的最悲痛,是父親節時卻找不到爸爸!慶祝父親節,從今以後,沒此一說!要從「慶祝」轉為「紀念」父親節,從此要悲傷地成為習慣!

爸爸,不但是女兒的隔世情人,更是一直默默地為兒女作無比無私付出的恩公,恩重如山。一封給爸爸的情書,既記錄我們的經歷,亦能把一些未說完的話訴說。

在我三、四歲時,我們住在村屋,那些原居民很惡,常欺負我們外來人。有一個「飛仔」常欺負媽媽,有次那個「臭飛」更動手打她。媽媽很激動,隨即打電話給我兩位哥哥和爸爸,兩位哥哥率先趕到,亦先把那「臭飛」打倒在地上。人家的老母,馬上報警,警察來到後,兩位哥哥被鎖上手扣,身份證亦被沒收了。那時幼小的我,急得哭起來。

不久,爸爸趕到了,他很生氣並指茪@堆警察說:「你們為什麼捉了我兒子,是誰先打誰?馬上放了他們,否則我叫徒弟來,事情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有位警察,認得我那教功夫的爸爸,出來說:「原來是常常幫人的周師傅,沒事了,快放了他們,交回身份證。對不起周師傅,沒事了。」這件事,雖令整個村都知爸爸不是「善男信女」,但確實能令到我們家不再受人家欺負,令媽媽和兒女都感到尊嚴和安全感。從此,我們家多了兩條「樁棍」,是爸爸用來守門的。

個性剛烈,作風強勢,是我對爸爸的第一個記憶。人家說您是簡單粗暴的武夫,兒子卻說您是鐵漢柔情,每每以霹靂手段捍衛家人,以及赤裸裸地表達您對家人真摯無私的情感。

對爸爸「最深的追憶」,是他不下十次和我回憶這個「30年的故事」。政局原因,爸爸30年來不曾回鄉,但對家鄉的支援卻30年來從不間斷,將緊缺物資寄回鄉。對爸爸來說,重返故鄉就是他30年來的願望,因他另外三名兄弟還在世,根和親情還在故鄉。

那年家鄉遭遇洪水,壩堤被沖斷,情況非常差,屋和祠堂全部倒塌,家鄉中的各人遇到生存的問題。爸爸和大伯、四叔約好,決心先見一次面,全力支援家人困難。由於當年大家都有擔心,於是選擇先在深圳見面。那時從家裡出發到深圳,是件大事,除了要凌晨四、五時起床去紅磡火車站乘車外,還要經過沒片瓦遮頭的羅湖海關,等過關起碼又是四、五個小時。萬水千山,大家終於到達相約好的位置,但由於大家都未去過當地,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約人認人,只能猜猜看看。

爸爸猛然發覺,在遠處有位「叔叔」頭帶草帽,又黑又瘦,但對他感覺很強烈。戴荂u雙光環」眼鏡的爸爸再認真一看,認定就是他的「大哥」,高聲地喊一聲「大哥」,兩兄弟立即衝到對方身邊,相擁痛哭。這場痛哭,由少年頭等到滿頭華髮,足足30年!更可憐的是,當時大伯、四叔等都是從家鄉坐茤鴝埲魖麮`圳。此時此景,今人難以想像!

自此以後,爸爸只要健康許可,每年至少兩次都會回到家鄉,足足又一個30年。重情重義,鐵漢柔情,是我對爸爸最深的追憶。爸爸的言傳身教,打從我們幼小時已植根在心中,成為今生今世為人處世的準繩。

兒時爸爸教導我說,男兒志在四方。但爸爸走了,四方卻只剩下我孤身一人,那種悲痛莫名,抱歉地違背了爸爸「男兒流血不流淚」的遺訓。兒時您說,您是我世上唯一的男孩,讓我激動淚流;現在我說,您是我世間唯一的男人,讓我牽腸掛肚。

爸爸走了,永遠走了,不會再回來了。唯有30年後,墳頭重聚,聊天談笑在天間。亦盼蒼天菩薩,給予機會,讓我們來生再續父子緣!

也期望在世的父子,珍惜眼前人,不要讓對您期許30餘年的父親,懷有一絲的失望、無助,甚至恐懼、絕望,離開這個可愛的世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