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淑梅足跡:阿濃老師愛港情深

2016-08-02
■阿濃老師(左)。作者提供■阿濃老師(左)。作者提供

車淑梅

知名作家、資深教育工作者阿濃老師朱溥生先生,移民加拿大溫哥華多年,每天生活非常悠閒,清晨五時起床帶茷B傘相機出外散步四十五分鐘,回家吃早餐後追看網上香港新聞,人在加國心在港,關心香港的情懷一直未變!

少年時代老師很浪漫,知道中國一窮二白,地下卻藏茧L數寶藏,幻想自己背茩I囊,早上探研貢獻國家,晚上躺在岩石上數星星,是個愛國青年。一九四七年從江蘇小鎮移居香港,因為讀了很多父親的藏書,中文老師將他的文章貼堂,並在校刊中發表,他不自覺地走上了寫作人的道路。這樣愛國為何二十三年前要移民?「請大家不要敵視移民的人。」

至今他對香港非常有信心,認為是個「不死城」,雖然最近回流溫哥華的香港人較多,也不及上世紀八十年代,今天的香港比較煩。他是樂觀的,但有年輕人整天將「官商勾結」、「特首不是」掛在口邊,他想問「便秘」也關特首的事嗎?

這位資深教育工作者提醒新一輩老師,要將眼光和胸襟放遠大一點,孩子是一張白紙,不要急於將他染成和自己一樣的顏色,大有可能誤人子弟!他也勸勉年輕人不要習慣常常講粗話,人家反駁一句可能對自己母親不敬,更會影響他日的工作表現,特別是「見家長」時,即見女朋友的父母,打扮得官仔骨骨竟爆出一句粗口,那就大大扣分了!談到國民教育更是必須的,為國家而非為某政黨宣揚,愛國是高尚情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認識堂堂正正深厚的中國歷史文化、壯麗的山河土地、歷代英雄才子、作家、書法家、藝術家......如果目光只停留在香港這個小地方就是傻子!他坦言希望通識科的內容要有規範的教材,因為老師們各有思維,免得內地誤會課堂變成反共教材,所以有一個規定的範圍更適合現在的香港。

其實阿濃老師就是好老師的典範,想當年第一次執教鞭,竟有兩個同學將雙腳擱在書^上,大模廝樣看金庸!他不慌不忙上前一下子將他們的腳放下,然後說:「再不將書收好,我會沒收!」他這恩威並施的教學方法,收服了所有孩子!老師一直沒有離開教育,他每年都出版兩本作品,今年推出了《日日是好日》和《當好學生遇上好老師》。他鼓勵讀者不要聽任何人的指揮,除了「良知」外,人總會做錯事,希望在最後一口氣時,錯已改正了,無愧地離開,那便是個坦坦蕩蕩的人生,比任何人都富有!

走到今天,老師八十二歲,直言多年前已有意將「阿濃」這筆名改為「阿淡」,笑言人間有情,但多情自古空餘恨,人老了,已不能飲咖啡和濃茶,君子之交淡如水已經足夠......話雖如此,我感到老師的感情依然澎湃,對家庭、太太子女、兩位可愛的乖孫,甚至香港,依然浸淫在愛當中,樂不可支!所以我相信老師的名字不能改作「阿淡」,只可改成「濃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