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書聲蘭語:扶桑之行憶中山

2016-08-02

廖書蘭

七月初,我應邀前往日本東京參加一個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五十周年的論壇活動,感慨萬千。思來想去,以幾筆之言,抒發心中所思所感。

在東京的千代田區,有一處法國餐廳,叫作松本樓,位於日比谷公園內。這個餐廳創立於一九零三年,至今已有百年以上的歷史了。當年,孫中山先生曾經在這裡從事過革命活動。如今,在松本樓內,當年孫先生使用過的物品與宋慶齡女士使用過的鋼琴,一直都按照原樣陳設完好,並且配有詳細的文字說明,讓往來的各國客人深入了解這位革命家伉儷與松本樓之間的緣分。不獨松本樓,眾多與孫中山、與當年辛亥革命有關的建築,在日本都得到了很好的保存。需要指出的是,這種保護乃是日本民間的自發行為。例如,一張曾經被孫中山坐過的椅子,每當參觀者坐下起身離去,日本的工作人員都會戴茪漅M將桌椅擦乾淨,擺回端正的位置。

日本,乃是孫中山先生當年從事革命活動的基地,在他流亡國外的三十年中,來日本十六次,前後居住九年之久。梅屋莊吉、宮崎滔天、山田良政、犬養毅、頭山滿、萱野長知等眾多日本友人為中國的共和革命作出了巨大貢獻。孫先生與日本友人之間的友誼,也成為了近現代錯綜複雜的中日以及國際關係中,兩國友好的見證和體現。我們不能忽略的是,日本民間對於辛亥革命遺蹟的保護,確實值得我們深入學習、借鑒和反思。日本人做事的細緻態度,在每一處物件的保護上,得到了鮮明的表現。而在目前的香港,活化歷史建築或是保育,常常成為一個具有爭議性的議題,從某種程度上而言,也是細緻的程度不夠所造成的。

辛亥革命的年代,是中國歷史波瀾壯闊、風起雲湧的時期。中國與日本的關係,也經歷了太多的波折和考驗。最終,在日本軍國主義勢力的擴張政策下,中日兩國走向了戰爭。讓我感動的是,在中日即將爆發戰爭的陰霾中,梅屋莊吉為孫中山先生出資雕刻了四座銅像,送往中國。一尊在廣州黃埔軍校,一尊在南京孫中山紀念館,一尊在澳門國父紀念館,一尊在廣州中山大學。

是啊,歷史是滄桑的。我們的國家遭受到了日本的侵略。直到今天,日本仍然有人否認侵略的事實。同時,在歷史上,孫中山先生與日本人也結下了不解之緣。而今不少中國人也去日本購買生活日用品,瘋狂掃貨。可以說,我們對日本有蚑ぞ曭滷◎P。

但是,我想說,睦鄰之道,首在自強。我們學習日本的優點也好,警惕日本對歷史的否認也好,最終的目的,是為了繼承孫中山先生的遺志,將中國建成一個富強文明的國家。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