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特朗普減稅計劃是烏托邦

2017-02-17

張敬偉

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地時間2月10日表示,將在稅收領域進行重大改革,致力於讓企業能夠在美國更好地經營,他同時警告稱,那些想把業務轉移到國外的企業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特朗普的訴求是讓美國「重新偉大」,追求的是「美國優先」,實施的是美國版的基礎設施大建設,加持以大規模減稅計劃,讓美國和世界的跨國企業在美國落地生根。特朗普的基礎設施建設和通過減稅降低企業經營成本的做法,看上去似乎有中國的影子,不妨稱之為美國版的「供給側改革」。

在特朗普和希拉里競選辯論時推出的減稅計劃,曾經讓希拉里陣營和美國輿論場不以為然。但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已經箭在弦上--當地時間9號,特朗普在與航空公司高管會面時表示,將在未來2至3周內公佈重大稅改方案。雖然特朗普並沒有透露更多內容,但是白宮發言人斯派塞當天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強調,新方案將是1986年以來最為全面的稅改方案,將降低企業和個人稅收負擔,促進經濟增長,鼓勵企業在美國創造就業。

考慮到特朗普的個性,以及特朗普之前對豐田等跨國企業祭出的殺威棒--不在美國市場經營就要承受懲罰性「邊境稅」。因而,這一減稅計劃,應該極具特朗普特色且讓企業驚愕不已。

減稅降成本效果存疑

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計劃,能夠降低多少企業成本,留住多少美國企業和吸引多少跨國企業,尚不得而知,但是美國市場「變天了」卻是不爭事實。奧巴馬時代雖然也實施了通過刺激基礎設施建設和減稅計劃(企業減稅2,000億元、中產階級減稅3,000億元),但是奧巴馬任內的主要任務是將美國經濟拉出危機泥潭。而且,奧巴馬囿於民主黨的政治理念,施政方針主要是為了中產階級,譬如實施平民醫保計劃。所以,奧巴馬時代的經濟政策,財政刺激政策為輔,減稅政策也非主要,世人關注的是美聯儲幾波量化寬鬆和貨幣政策正常化。

特朗普時代開局不錯,美國經濟企穩復甦,美聯儲也連續兩次加息,貨幣政策正在正常化。從美國經濟邏輯看,特朗普在美國經濟復甦的基礎上,主要任務是刺激經濟穩增長。因而,特朗普的減稅計劃,範圍更廣、規模更大,是系統性地給企業和個人減負。特朗普已經決定給華爾街鬆綁,準備廢除「多德.弗蘭克法案」。和減稅政策一起,就是要在新的經濟周期讓美國經濟穩增長。特朗普的減稅計劃,不僅是給企業減負,也期望重振美國製造業,給美國工人提供更多飯碗。給家庭減負,則是為了激活內需市場。

美國版的供給側改革

特朗普式的降成本或美國版的供給側改革,讓華爾街、美國中小企業和民眾獲益,對於股市、樓市、匯市和債市也是利好。但需說明的是,特朗普的減稅計劃未必能夠進行到底。一方面,他的減稅計劃和貿易保護主義緊密相連。他給本國跨國企業戴上了閉關自守的緊箍咒,也用稅收作為懲罰手段逼迫其他國家的跨國企業到美國經營--只能進不能出。這本身就是難以調和的矛盾,美國跨國企業如微軟、蘋果、谷歌以及傳統的汽車產業,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如果這些企業被迫萎縮於美國市場,即使享受到減稅政策,也喪失了全球化市場,可謂得不償失。要其他國家的跨國企業到美國市場經營創業,意味荅S朗普希望美國享受全球化的成果。既要反對全球化,又要盡享全球化的利益,這樣的「美國優先」或「只有美國」,會使美國陷入到魚與熊掌難以兼得的市場困境中。

矽谷的IT大佬以及福特等美國傳統的跨國製造企業,已經加入了反特朗普的大合唱。他們清楚,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政策是否能夠執行還是未知數,但如果退回美國國內,這些企業沒有未來。對普通美國人而言,像蘋果這樣的數碼產品如果在美國生產,將在生產和消費兩端增加更多成本,這對企業和消費者絕非好消息。

全球化大勢難以阻遏

美國企業不能走出去,外國企業也未必進得來--以國家安全名義的資本審查桎梏還在。所以,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計劃難以達到預期--更重要者,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計劃,或會導致美國赤字更多、負債更重。

而且,美國可以逆全球化,但全球化大勢難以阻遏。特朗普利己主義的減稅計劃,不僅會造成美國跨國企業的反彈,也會帶來「胡佛主義」的全球貿易戰亂局。掩耳盜鈴和閉關自守的減稅計劃,或是畫餅充飢,即如他的「限穆令」一樣政令不出「白宮」。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