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來論】曾俊華無理據解說政改原則 「Hea」做能力欠奉

2017-02-16

黎子珍

特首參選人曾俊華接受電視專訪,談及政改、23條立法、教育等問題。曾俊華不僅對「8.31」決定作出毫無根據的闡釋。同時,他對政綱的闡述顯示,以往「Hea」(指懶散、無所事事、漫不經心的意思)做,能力備受質疑,怎能擔當重任?

對「8.31」憲制地位是無知還是漠視?

曾俊華由宣佈參選,到發表政綱,再到與民主黨會面,在「8.31」決定這個憲制原則問題上,多次反口覆舌。曾俊華宣佈參選時被問到對人大「8.31」決定的看法,他說「8.31」不是我們的立場,而是由內地帶入來。儘管他翌日出席香港電台節目時糾正說,重啟政改應以人大「8.31」決定為基礎,但究竟何為真心何為假意,使人難以分辨。到發表政綱時,曾俊華表示推出23條立法及重啟政改,爭取在2020年前完成兩項工作。但他在政綱中隻字不提人大「8.31」決定,被多次追問時則「擺中央上^」。之後與民主黨會面,曾俊華又稱政改諮詢沒有前設。在接受有線電視專訪中,曾俊華竟然聲稱重啟政改時可以提出超越「8.31」決定的意見。

曾俊華聲稱可以超越「8.31」決定,這是暗示「8.31」決定可以修改甚至無效,這是對「8.31」決定憲制地位的無知或漠視。2015年5月31日,54名立法會議員往深圳與中央官員會晤。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表明,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對以後各屆特首普選都有效,未實施前決不可能改。當時李飛還提醒「泛民」,政改方案是測試立法會議員支持還是反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試金石」。日前,特首梁振英亦指出,現時無任何跡象顯示,人大常委會有意修改 「8.31」決定對香港政改提出的要求。 中央從來沒有表示過會修改「8.31」決定,曾俊華憑什麼說,「重啟政改時可以提出超越『8.31』決定的意見」?曾俊華自說自話,有何用意,是無知還是為了塑造自己代表港人向中央爭取「真普選權」的形象,以換取反對派選委的票?

連23條中7種應禁止行為也說不出

曾俊華在政綱中表明無理由再拖延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但會以白紙草案進行諮詢,並會處理較少爭議的問題,先易後難。白紙草案是政府在立法上沒既定立場,既可立法、也可不立法,甚至可以收回。曾俊華在政綱中表明無理由再拖延為第23條立法,是否真心實意呢?在接受專訪時,曾俊華對「先易後難」具體如何做,語焉不詳;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包括叛國、分裂國家等7種行為,曾俊華竟然連這7種應禁止行為也說不出,只懂拿法律專家作擋箭牌。這簡直令人匪夷所思,連第23條中7種應禁止行為也說不出,竟然奢談為第23條立法,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預算連年計錯數 房策開「空頭期票」

曾俊華在訪問中談到理財哲學,指應該為政府擁有9,000多億元儲備高興,不認為要為儲備定準則。曾俊華當了9年多財政司司長,任內多次警告市民:「結構性財赤會在10年左右出現。」事實是,政府連續多年錄得巨額盈餘,庫房出現嚴重水浸。曾俊華每年預算案都嚴重失準,影響經濟和民生發展。道理很簡單,低估收入必然導致投資減少,該花的錢不敢花,該解決的問題不去解決,逐漸變成積重難返的深層次矛盾。社會各界早已不滿曾俊華「倉廩實而百姓虛」的理財哲學,質疑曾俊華財政預算連年計錯數,多年來未有善用儲備推動長遠發展及改善民生。

尤其荒謬的是,曾俊華在政綱中稱要為6成港人提供公營房屋,各方質疑這是亂開「空頭期票」。特首梁振英指出,若要達到「6成人住在公營房屋」目標,市場沒有私人住宅供應,樓價會提高,迫使很多本身有能力購買私樓的人輪候公營房屋。據權威消息人士透露,梁振英提出的土地房屋政策,是10年建屋目標中的46萬個新單位,當中6成是公營房屋,4成屬私人住宅,概念清楚及科學化。但替曾俊華寫政綱的人,抄襲梁振英提出的土地房屋政策卻搞錯概念,以至提出「6成人住在公營房屋」荒謬目標。曾俊華照本宣科,這不僅是亂開「空頭期票」,而且「Hea」開「空頭期票」。

一貫「Hea」做「Hea」說難當重任

曾俊華早先提出「休養生息論」,受到廣泛質疑。輿論指出,此說法沒有指出香港撕裂的真正原因,反對派反中亂港,才令香港無法「休養生息」,曾俊華這一主張的內涵,誤導市民,實際上也是他「Hea到十年都幾有天才」的翻版。

戰國時期,齊國國王喜歡聽吹竽合奏,好吃懶做的南郭先生想辦法混進了樂隊,他不懂裝懂也混得不錯。後來新國王喜歡聽吹竽獨奏,南郭先生心虛,害怕露餡,連夜逃出王宮。曾俊華接受電視專訪,這猶如一次「吹竽獨奏」,使其「Hea」做的本色暴露無遺,管治能力更受質疑,勢難擔當重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