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特朗普重返亞洲與中美日「三國演義」

2017-02-16

張敬偉

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上任半月餘,頻出顛覆性的內政外交大招,在國內、北美、澳洲和歐洲處處碰壁,在亞洲卻是例外,主要體現在美日頻繁緊密的外交活動和中美關係化險為夷。

當前,中美日三國博弈,或者說美日聯合對華的激烈程度絕不亞於奧巴馬時代。特朗普要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對中國輸美商品課以懲罰性關稅;也在南海發出新挑釁,並在台灣問題上挑戰「一個中國」原則。日本則在南海問題上配合美國加力鼓吹中國威脅論。而中國的態度是堅持中美「三個公報」的政治基礎,要求特朗普和其團隊謹言慎行,希望中美通過協商有效管控雙方分歧。在連串的內政外交挫折下,特朗普對華立場也從威脅到克制,最終回歸常態。特朗普不僅沒有將中國納入匯率操縱國,也沒有對中國出口商品徵收45%的懲罰關稅。他沒有在農曆雞年到來之際給華人拜年,卻在元宵節前先致函給中國拜了「晚年」。接茞葧間u熱線電話」聯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特朗普表示「讚賞」,特朗普則表示「奉行一個中國原則」,推動雙邊關係達到「歷史新高度」,加強兩國在經貿、投資等領域和國際事務中的「互利合作」。

期待中美關係「新高度」

這不是普通的外交辭令,兩國元首「電話外交」的幾個關鍵詞可以看出特朗普對華立場的轉變。對台奉行「一個中國」原則,確保中美雙邊關係回歸正道;「互利合作」而非「美國優先」,凸顯中美在經貿、投資和國際事務中存在利益交集。這也意味荂A中美傳統的2T(TAIWAN、TRADE)衝突在特朗普時代,也可以通過機制性的措施來管控分歧。特朗普期待的中美雙邊關係「歷史新高度」,也讓觀察家充滿遐想。從「互利合作」概念和「新型大國關係」,中美兩國無論夾雜茼h少的恩怨情仇,但利益攸關的雙邊關係卻越來越牢固。無論是奧巴馬還是特朗普,抑或是其他美國總統,可以不喜歡中國,但不能和中國進行一場兩敗俱傷的零和博弈。

特朗普對日本採取的則幾乎是訛詐和敲打的節奏。但美國愈冷日本越熱,無論是特朗普放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要日本承擔更多美軍駐日費用,還是威脅要把日本納入匯率操縱國,或者特朗普對日本跨國車企的高稅威脅,安倍都對特朗普癡心不改。安倍在特朗普當選之後立即打電話祝賀,並利用出席利馬APEC峰會之機順訪紐約拜訪特朗普,再到本次帶茈D要閣員超規格訪美,甚至主動為特朗普的大規模基建奉上4,500億美元,為美國創造70萬個就業機會的大禮。

美日聯合制華仍是主調

安倍政府對特朗普的輸誠和其他美國盟國的態度形成了鮮明對比,幾乎到了「量日本之物力結特朗普之歡心」的地步。安倍政府如此,當然有自己的小算盤。一方面,安倍政府嚐到了奧巴馬時代美日同盟強化的好處,不僅為安倍自己贏得了「長命首相」的執政機會,也使日本通過修憲開始一步步「正常國家化」。更重要的是,美日安保同盟的強化,從東海到南海形成了對中國的戰略包圍圈,並使日本獲得了美日安保同盟條約包括釣魚島的承諾。當然,為了推進「安倍經濟學」,日本更需要TPP這樣的美國主導、日本配合的區域自貿機制。

日本的努力獲得了特朗普的回報。美國新防長馬蒂斯訪日破解了日本在安保和釣魚島上的焦慮,在南海問題上也得到了令日本滿意的承諾。安倍訪美,特朗普邀請安倍訪問其加州私人別墅,可謂給予安倍超規格的外交禮遇。特朗普承諾用全部軍事力量保護日本,將共同努力,防止出現改變亞太地區現狀的力量,特朗普似乎給安倍吃了定心丸。聯想到元宵節前中美軍機在南海上空的短距離「親密接觸」,亦顯出西太平洋區域,美日聯合制華依然是特朗普時代的主旋律。

中國不怕美日結盟,日本卻擔憂美國離開亞洲。但是,執政開局不利的特朗普,日本面子裡子一起奉上也讓特朗普心花怒放。給日本承諾,讓中國放心,恰恰突顯特朗普作為商人總統的精明之處。特朗普離不開亞洲,在強化美日同盟的基礎上,和中國維持鬥而不破的戰略平衡,才是符合美國利益的選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