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選舉民調應回歸民意本身

2017-02-16

方正清

學術界一位老友告訴筆者,政治民調通常分為兩種,第一類是社會事務研究型民意調查,另一類展示階段性民意特徵的民意調查,比如選舉民調。前者學術性較強,實施過程相對嚴謹,因為需要體現前後不同階段調查結果的連貫性。而後者則相對隨意,只反映某個階段、某個主題、某個對象的民意動向,主辦方不僅可以對民調結果進行大刀闊斧的修改,甚至可以迎合贊助機構的需求炮製民調結果。當一種似是而非的民意調查與民調結論,儼然以一種民意權威的形態得以流行之時,其結果無疑是充滿誤導的,而且構成一種輿論殺傷力,形成對民意的扭曲與遮蔽。

當前,新一屆特首「跑馬仔」正如火如荼舉行,交戰激烈,峰迴路轉。其間,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嶺南大學等學校的民調機構或民調項目,接受一些傳媒及社會機構贊助,先後發佈了多個行政長官選舉參選人支持率的民調,普遍認為曾俊華領跑,高於林鄭月娥等其他參選人。而與此同時,本港一些門戶網站和傳媒網站也開展了相似主題的調查,但領跑者恰是林鄭月娥,甩下曾俊華至少5個百分點。

從技術層面分析,傳統民調的實施方式比較陳舊,樣本通常不足500個、甚至少於200個;年輕人無意與電話訪問員「煲電話粥」,參與度低;電話訪問員先後讀出問題及選項,可以帶有較強的引導性。有的時候,調查機構可以歷史積累用戶,面向目標群體開展調查。綜上所述,由此得出的調查結果可控,而且容易失真。而網絡民調面向社會主流人群,既有八九十歲的長者,也有80後和90後;既有中產人士,也有基層街坊。網上投票的過程較公開透明,採編人員亦很難改變數據庫。由於網絡民調的樣本通常數以千計,甚至逾萬,個別網民也無力改變選舉結果。

調查統計是一項專門而嚴肅的科學,容不得一絲含混與輕率。但令人失望的是,有「鍾氏民調」之稱的港大民研,一貫作風具有政治圖謀及利益驅使,有選擇地發佈民調結果,做數造馬,劣跡斑斑。

「鍾氏民調」在近期多次特首選舉民調中預設立場和觀點,提問方式有引導性,調查對象有篩選,分析方法功利,旨在為目標參選人打「民意牌」,企圖扭曲主流民意來配合反對派的行動。需要提提讀者,「鍾氏民調」並不代表香港大學,但卻打荂u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旗號進行並收受來歷不明的資金及外國機構的資助。

公眾需要更靠譜的選舉民調。筆者多次呼籲,推動民調方式創新,融合傳統民調和網絡民調,推動民調機構完善發展機制,促使研究業務和行銷業務兩分開,讓民意調查回歸學術屬性和嚴謹取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