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抓住國家發展機遇 香港應全力探討金融科技

2017-07-15

徐 庶

香港今年首季新股市場淡靜,國際4大會計師行、畢馬威會計師行最新統計顯示,今年首季港股新股集資額(IPO)只為133億港元,較去年同期下跌56%。今年首季以中小型新股為主,平均每隻主板新股集資額僅為6億元,是2010年以來,平均集資額最少的首季。第四次工業革命,以人工智能、互聯網新科技、生物工程、新材料為主調,這些新經濟體與舊經濟體有一個不同的特點,就是把新科技上市,會要求同股不同權,以保障發明的權益,如果香港的監管條例和審批上市太過保守,今後新經濟體會減少在香港上市,香港也就失去許多產業升級的機會。

所以,不少金融界人士,都提出香港跟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步伐,以利於發展高新科技,並且成為新經濟體上市集資的中心樞紐。每一次工業革命,都必然有金融的創新和改革伴隨荂A為新企業和新科技籌集資金,開拓新的市場。在未來的5年之內,中國全力發展「一帶一路」戰略,全力發展大灣區計劃,並且鼓勵國民發展高科技,自主創業,中國需要香港現代金融中心的配合和支援。香港究竟怎樣進行金融科技改革,這包括初創企業集資到上市融資、中國金融科技最新發展、區塊鏈、人工智能、網路安全、監管科技、保險科技和財富管理科技,以及「一帶一路」的籌集資金方式等,都要有所創新和改革。

現在主要的問題是,香港缺乏大搞科技創新的社會氛圍,金融改革和創新的魄力需要改善。過去30年,新加坡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16倍,新加坡今日已成為高科技經濟體,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位居亞洲四小龍之首。同期,韓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超過14倍,反觀香港只增長了約7倍。韓國在多個技術範疇居於領先地位,擁有多項著名的國際技術品牌。以色列的人口與香港相若,但在納斯達克指數(NASDAQ)的IPO技術類股份只僅次於美國。

重要的是,韓國國內生產總值超過3%用於研發,科研投入比例很高;新加坡在這方面的投放則由2.3%上升至2015年的3.5%。香港的研發投資在亞洲四小龍中敬陪末席,只有0.79%。問題在於,香港的官員認為科技創新也要由市場去決定和推動,與政府的舉措無關。殊不知,在工業革命浪潮到來的時候,哪一個政府能夠有魄力地組織資金和人力物力,抓住最容易突破的領域,進行科技創新,就能夠把本地區的經濟搞上去,改變整個城市或者國家的命運。中國未來5年,將會全力發展高科技,並且實行智能製造,香港完全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香港應建立理工科中學

當然,高科技有很多領域,一定要善於判斷,抓準戰機。特區政府已經作好規劃,在今年下半年,密集地舉行高科技發展、金融創新的腦震盪會議,邀請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提供策略和主意,勢在必行。經過充分的討論,一定能夠參照鄰近的國家或者地區,結合香港的優勢,可以定出香港的科研主攻項目和金融科學技術革新的具體項目。

當然,發展高科技和金融科技創新,也不僅僅是金融官員的責任。香港的大學生,攻讀高科技的並不多,所以,香港科技人才缺乏。香港的教育官員應該學習美國硅谷的培養科技人才的策略,鼓勵香港的中學和深圳的高科技單位建立聯繫,周末到深圳高科技單位實習,到了中學畢業之後,立即到深圳的高科技單位,半工半讀,一邊學習,一邊參加創新研究,四五年之後,由有關企業發給證書,香港的大學再度給予他們進修的機會,給予本科學位。現在已經有很多美國年輕人,不再上大學了,而是首先到硅谷的企業,進行學習,並且參與研究工作。香港建立理工科中學,勢在必行。

今後大學的科研撥款制度,也應該進行改革。如果有關科研項目能夠吸引到企業參與,由企業出題目,大學進行攻關,並且對有可能成為實用的高科技商品,應該優先給予科研的撥款。政府的撥款若果能夠和銀行的風險基金配套有一個良好的結合,香港的科研事業,就有機會取得突破。更重要的是,特區政府為了獎勵企業投資於科研,應該設立稅務獎勵的具體措施,同時,如果香港企業能夠聘請到有創新能力的世界專才,並且有科研成果,也可以給予稅務的寬免獎勵。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