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視評】被邊緣化的「血汗工廠」式電視工業

2017-11-03
■《使徒行者2》劇照。■《使徒行者2》劇照。

近日筆者最關注的,偏偏不是《使徒行者2》的結局或《降魔的》有沒有驚喜─而是閱文集團分拆上市。要不是這新股在投資界如此矚目,也不會令大家好好了解內地的閱讀和創作生態圈。然而作為一個「電視精」,筆者的茞朝I不是應否「抽新股」,反而是讓我看到它為未來電視工業帶來什麼新氣象。

「閱文」不僅讓數以百萬擁有創作夢的「素人」,有一個平台發展自己的抱負,展示自己的成品,更「意外」為電視工業注入了創新的養分。一些在內地大熱、以至在香港也有上映的劇集(如《瑯琊榜》)也是改編自這個平台內作者的作品。以閱文的招股書所稱旗下有640萬名作家估算,假設當中有一半是撰寫小說的,亦即是說這平台正孕育着三百多萬潛在「劇作家」!

反觀香港,雖然也有諸如「高登」的網絡平台,為喜歡寫作的網民提供一個發表的渠道,而且一些受歡迎的創作更轉化成實體書和電影,如《向西村上春樹》和《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然而這些成功例子都是偶發性,而非像閱文透過系統化的管理而創造的機會,兩者亦難以比擬。

回想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無綫甚至「已故」的亞視,叫座力和影響力不止在香港,更遍及內地、東南亞和國外華人社區,主要是憑藉一班可算是香港黃金盛世的創作精英,以血汗工廠的方式,高效地製作大量劇集,終發展出曾盛極一時的香港電視工業。

這種電影血汗工廠,精於在舊有的橋段中不斷衍生和轉化,在生產上無疑是十分專業和高效。但在這個崇尚獨特性的時代,它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即使再不惜工本、拍攝再嚴謹,都只見劇情少一點犯駁、劇情再曲折一點,卻鮮見有令人眼前一亮的靈氣。

閱文(或類似)平台的厲害之處,在於搭建一個成熟的閱讀和創作空間,既為讀者找來好作品,亦為作者凝聚讀者群,並有序地開發實體書、電影、電視,甚至其他可能性,成功將本來被視為「冇前 / 錢途」的文藝創作,變成一個極具發展潛力的行業。這點對創意發展來說,絕對是一項「大功德」。閱文給香港最大的啟示,其實不是其股票短期能獲利多少,而是挑戰香港的本地商賈,在怪責新一代不懂把握之前,自己又有沒有志氣,創建一些既能賺錢,也可以讓年輕人盡顯所長的平台,而非事事將各行各業「血汗工廠化」,將人的創意壓抑至最低點,來賺盡一分一毫? ■文:視撈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