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反對派在議規攻防戰一敗塗地

2017-12-18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議事規則修訂最終在上周五大比數通過,雖然修訂不可能禁絕拉布,但卻修補了現行議事規則的漏洞,反對派要如以往般無止境拉布,不斷製造流會,難度將會大大增加。毋庸諱言,這次議事規則攻防戰,較預期的時間更早結束,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本來預了多日會議打持久戰,但都沒有派上用場,隨茼h名反對派議員因激進言行被趕出議會,令表決在星期五就可以進行,並且在沒有阻礙之下完成表決。這反映了一個事實:就是反對派自己也不想再繼續打持久戰,不想再在議會耗下去,於是故意做騷讓主席趕出議會,繼而快快進行表決,讓他們可以及早「解脫」。

在表決後,反對派議員隨即會見傳媒,擺出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指很遺憾見到議事規則在建制派推動下草草通過,建制派原定用5日召開會議通過,現時3日就可以通過,已是「超額完成」。召集人莫乃光更強調民主派沒有輸,會繼續打這場仗,更揚言會「百倍奉還」云云。為什麼議事規則可以「超額完成」?原因不就是反對派的「抵抗不力」嗎?而反對派為何「抵抗不力」?原因就是知道此舉等於站在民意對立面,繼續拉布只會令民望流血不止,於是才要急急「止蝕」。修訂與其說是建制派的勝利,不如說是民意的勝利。

至於所謂「百倍奉還」。其實,真正要被「百倍奉還」的是反對派政客。在這場議事規則攻防戰中,反對派不論是策略、民意、結果都是一敗塗地,是整場議會博弈的最大輸家。首先,議事規則修訂將大大限制了反對派的瘋狂拉布,而拉布正正是反對派最具殺傷力武器。反對派在議會工作上毫無貢獻,對建設香港沒有任何方略良策,其所謂政績就是拉布,向特區政府顯示顏色。就如范國威現在參加初選論壇時,也恬不知恥地指自己最大政績就是拉布。在將來拉布愈來愈難的情況下,反對派還餘下什麼?

修訂議事規則的戰場其實不在議會,而在民心。如果修訂不得民心,引起主流民意反彈,恐怕建制派也會有所顧慮。但社會反拉布的民意十分清晰,主流民意希望議會重返正軌,甚至連反對派支持者都質疑拉布的作用,認為拉了這麼多年卻一事無成,說明拉布此路不通。因此,當反對派號召支持者到立法會門外集會、「包圍立法會」,甚至一班反對派政客再來一次「絕食騷」,但反對派的支持者都反應冷淡。連日來在立法會門外集會約有百多人,其中一半是傳媒,二三十人是反對派的議員助理,真正來場聲援的市民不足20人,人數冷冷清清,連反對派的所謂「絕食騷」都在無聲無息之下結束。

如此慘淡結果令反對派政客也知道事態不妙,過去反對派的抗爭行動,就算在社會沒有多少回響,但至少都會有幾百名死忠支持者聲援,反對派的議員、助理、黨工、黨員,加在一起都有幾千人,但這次反對派視為「危急存亡」一戰的議規攻防戰,連反對派支持者都不肯出來,至於「港獨派」「本土派」更是冷嘲熱諷。連自己陣營都未能團結,相反建制派卻是眾志成城、陣型齊整,勝負其實早已知道。

雖然現在修訂已經完成,但不代表反對派就可以重整旗鼓:一是經此一役,傳統反對派與「港獨派」「本土派」的裂痕將會更大,雙方不斷互相指責、攻擊,反對派認為「港獨派」不斷在背後拖他們後腿,必定會還以顏色,反對派內鬥將會更加激烈。二是反對派在議規一役公然與市民為敵,不但罔顧民意「盲反」修訂,而且在審議期間醜態百出,黃碧雲搞事在先反指他人「性騷擾」、陳志全借南京大屠殺拉布泯滅人性,這些都將反對派政客的不堪面目暴露無遺,民望急跌已是意料中事,更會拖累之後的補選,在政治鬥爭中輸個清光,一敗塗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