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雪色聖誕節

2017-12-20
■作者拍攝於港島西區一間花店的照片。作者提供■作者拍攝於港島西區一間花店的照片。作者提供

趙鵬飛

進入12月,跟聖誕有關的佈置,像五月雨後的蘑菇,不經意間就在大廈的門口、商場的中心、公園的草坪、商家的門楣、屋苑的過道,以至於路上行人的頭頂冒了出來。裝扮各異的仿真聖誕樹,聖誕老人的馬車,拉車的麋鹿,各色超大號襪子,白邊紅頂的聖誕帽,包裝成禮物的大小盒子,一盆一盆紅花綠葉的聖誕紅,隨處可見。百佳或是惠康,還有真的聖誕樹售賣,按照高低大小和樹形的樣子,一千到幾千塊不等。

近些年來,北京、廣州、深圳,以至於大理、麗江等城市的聖誕氛圍,在商家的鼓動下是愈來愈濃了。相較之下,還是香港的聖誕味道最普通自然。雖不似歐美,家家要吃火雞,至少像農曆春節,有法定假期,還有禮物收。

小時候在北方,家裡每年都過聖誕,不過沒有聖誕樹,也沒有聖誕禮物,平安夜聚在教堂做彌撒,教堂會播放教廷過往的祝福活動。神父也會準備一些糖果,分發給來道賀聖誕的孩子們。家家通常都準備平常少見到的好吃食,油糕、水晶餅、甜麻花、芝麻餅、蓼花糖,手巧的主婦還會蒸各色棗泥花饃。我的最愛是蓼花糖,酥鬚的瓤子,粘上舌頭就化成甜津津的芝麻味。八國聯軍當年攻打北京,慈禧太后逃到西安,也曾對當地官員奉上的蓼花糖讚不絕口。這種地方小吃,於飢腸轆轆的西太后是雪中送炭,於我而言是記憶裡聖誕節的味道。

原來的教堂在文革中被拆毀了,有幾年神父做彌撒的祭台,就設在我家客廳。一幅聖伯多祿的巨大油畫像,掛在廳裡朝東的牆上。畫中的聖人,肩上斜背茈角j的十字架,手裡纏繞的長鏈子上,一串碩大的鑰匙。神父說,聖伯多祿是掌管天國鑰匙的人,他手中的鑰匙是可以打開 進入天國的門。有一陣子,天天凝 望茞`目高鼻、鬚髮鬈曲的聖者,遙想天國的模樣,內心漾起的動人波瀾,陪我度過一段難忘的時光。

神父做完彌撒,常常住在我家。很多教友帶茼Y食來看神父,我也跟茠g光。聖誕早上的彌撒,來的人通常會特別多。有時候趕上下雪,參加聖誕彌撒的人都帶茬吽A穿荌社高漱藶c。廳裡很快就被鞋子上帶進來的雪水,弄得濕漉漉的。還是不斷的有遠處的教友趕來,院子裡,院子外面的大路上,大路外面的岔道上,都站得滿滿的。我從二樓的欄杆上看下去,各種顏色的雨傘,尖尖的頂子,像一個一個小教堂,在雪地裡靜靜地矗立,每頂傘下都立茪@個有信仰的人。

住在家裡的周神父,六七十歲的年紀,白頭髮,眉毛也是白白鬈鬈的,終日笑瞇瞇的,很慈祥。文革時,因為信仰,他坐過好長時間的牢。平反後,為文革中被徵作他用的教產歸屬權終日奔波。上面對於宗教的政策似乎是鬆動了,可教堂的事情一直也沒個眉目。附近有座新教堂建好了,他才搬了過去。後來聽說他活到八十歲安息主懷時,他家鄉和他服務過的幾座教堂都來爭,希望他的靈柩能安葬在各自教堂的祭台之下。

但凡有資歷有威望的教堂祭台下,都躺茪@位曾深得教友推崇的神父。

周神父曾告訴我,附近有名的圍棋寨教堂,就安葬蚖捉恩釵W的李伯漁神父。李神父是圍棋寨人,從小入讀修道院,北京輔仁大學畢業後,回鄉施教。新中國成立初期,他曾籌措經費開辦醫院,救治了許多教民鄉民。他的正權主教,就是教宗庇護十二世在1951年所授。周神父給我看過一本冊子,裡面就有周恩來、朱德、董必武接見李伯漁主教的照片。後來我查詢地方誌才發現,早在1956年,李伯漁就應國務院邀請,籌備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次年的7月中國天主教代表會在北京舉行,他還被選為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第一副主席。文革中,他遭到多番迫害,也坐過五六年牢。1979年平反時,還擔任過省政協常委。可惜的是,他的著作和手稿,多次抄家失不再得,一直引為憾事。

節日本是為了給幸福的人,製造更幸福的記憶,也是為了紀念值得銘記的人。譬如這個聖誕節,就讓我想起早已湮沒在歷史煙塵裡的兩位神父,這何嘗不是一種機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