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莫言珠海自曝一天寫17000字 「我也是余光中先生的粉絲」

2017-12-20
■莫言透露自己「現在一天可以寫14,000甚至17,000字」。 方俊明  攝■莫言透露自己「現在一天可以寫14,000甚至17,000字」。 方俊明 攝

「2017金磚國家文學論壇」一連四天在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舉行,其間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著名作家莫言到校內演講、與師生交流。他不僅揭秘了《紅高粱》創作背後的故事,還分享了自己的寫作狀態,「現在一天可以寫14,000甚至17,000字」。對於剛剛病逝的台灣文學家、著名詩人余光中,莫言說:「非常令人心痛。我也是余先生的粉絲,他的鄉愁也不會到此為止,肯定會被繼續寫下去」。

莫言說,余光中先生對中國古典文學熟到了骨頭裡去,作品裡頭隨處可以看到唐詩宋詞漢賦,就像鹽溶化在水裡一樣了無痕跡,這是真正高明的繼承。「我們也可以在他的詩裡感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余先生長期在西方執教,也翻譯了很多外國文學作品,他詩中融入的西方文化,也像把吃食消化成營養一樣,同樣了無痕跡,他這種學習和借鑒很值得我們搞文學的人學習」。

「余先生在繼承中國傳統文化、學習西方文化的基礎上,熔鑄成了他的詩歌散文,形成了自己鮮明的文學個性。」莫言稱:「這樣一位作家,他的仙逝確實非常令人心痛。他的鄉愁也不會到此為止,肯定會被繼續寫下去。這是人類持續的情感,什麼地方都會寫下鄉愁。」

嘗試寫詩「比寫小說愉快」

在跟師生交流中,莫言還分享了目前自己的寫作狀態。「詩人可以走蚍g,在遊山玩水中寫,談笑間寫,而小說只能坐蚍g,要耐得住寂寞。聽說海明威是站蚍g作的,一天寫400字;而我坐蚍g一天可以寫14,000字甚至17,000字。因為靈感來了,你的筆趕不上你的思維。」

「所以,寫詩比寫小說要愉快,李白倚馬可詩,他的詩是噴出來。但寫詩需要感情的飽滿,不飽滿不足以噴出來。寫詩還需要語言的精練,不斷做各種高難度的語言冒險,像蹦極一樣,體驗到從語言的高峰到低谷的快感。」莫言透露,目前他也在嘗試寫詩,寫詩對他是一個全新的嘗試。

揭秘《紅高粱》的創作故事

在自己浩如煙海的作品中,莫言重點談了《紅高粱》的創作。他透露,曾在家附近的屠宰場看殺豬,自己也在家殺過雞,這些屠殺的血腥場景成為了《紅高粱》殺人、砍頭的靈感畫面。有老軍人看了說寫得很好,問他怎麼知道殺人是這樣的?莫言說,因為殺雞就是這樣的。

《紅高粱》是通過一場戰鬥來展示一場豐富多彩的大戲,形形色色的人在藝術舞台上表演。高粱不是一種好吃的糧食,高密鄉經常發大水,青蛙特別多,吵到人都睡不荂C每次回鄉聽得蛙聲一片就知道又要澇了。莫言認為張藝謀的《紅高粱》他比較滿意,準確演繹了作品中自由奔放,敢說敢做的那種男子漢的、人的個性解放精神。

自曝作品被批判的最大焦點

對於有學生提及「你的小說大多寫人性的假惡醜,讓人感覺壓抑」,莫言回答說:「我的作品也有真善美的存在,只是可能比例相對少些,這也是我被批判的最大焦點。」他認為,人性是複雜的,作家要「把壞人當好人寫,把好人當壞人寫」,改變非善即惡的教條式寫法。莫言在論壇作主旨發言時也指出:「寫作心眼要活泛,即是要不斷調整角度,既記住內心又關照外物。從某種意義上,新的角度就是新的文學。」■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方俊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