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華文文學的保母

2017-12-20
■作者(前排右一)以茅台酒灑在曾敏之伉儷墓前。前排左一為曾敏之千金曾琮。 作者提供■作者(前排右一)以茅台酒灑在曾敏之伉儷墓前。前排左一為曾敏之千金曾琮。 作者提供

彥 火

曾老是一年前─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走的。元旦日還與他通了電話,祝賀他新年康樂。

九十八歲的人,已很重聽,還親自接電話,我向聽筒喊了十幾次,他才聽明對方是誰。聽筒另一邊傳來嘶啞聲音,訴說近來身體很差。我說天氣變冷,要多保重,他也讓我多保重,便匆匆收線。

之前接踵是冬至、新年,都說體弱多病的老人很難熬過大節,不免提心吊膽,我暗暗慶幸曾老總算跨過二零一五年的大門檻,應該可保平安。

雖然這只是虛妄而已,不管怎樣,最終他還是硬闖了年關,破了宿命、陋見,隱含他的不服氣和倔強的一面!按照中國的說法,九十八歲其實已可稱百歲老人了!

以下是曾老為《明報月刊》寫的一段「人生小語」──

有所為、有所不為,是保持自我人格與自由的表現。幸運光顧時,不趾高氣揚;面對逆境時,能泰然自若,這是對人生取得悟境的反映。

從絢爛歸於平淡,過符合一般人範例的生活,不含奇蹟,不超越常規,就是難得的美好了。

隨人俯仰,因人成事,易滋長自卑心理;我行我素,得失自省,可助開拓視野,參悟玄機。 可以說,曾老是身體力行、也是他近一世紀的人生體悟。

我是從文字認識曾敏之先生的。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期,我是《海洋文藝》的編輯,他是《海洋文藝》的作者,每月都為《海洋文藝》寫稿,風雨不改。他寫的是舊體詩、文史隨筆。《海洋文藝》的主編吳其敏先生,也是專攻文史的,可謂互為輝映。

後來我轉而負責三聯書店編輯部,經常舉辦海內外知名作家講座及文化活動,曾先生幾乎每次活動都參加。他曾對我說,書店是文化的重鎮,應該好好發揮這個平台作用,推廣華文文化。

這是我一直惦記在心的。

再後,我當《明報月刊》主編時,曾先生也是這本雜誌的基本作者,他寫隨筆、小品,從未間斷。

雜誌的編輯有時較挑剔,常向他提出文字上的意見,他都能從善如流。編輯都是小字輩,他從沒小覷他們。這種磊落的襟懷,大有長者風範。與此同時,我兼任的出版社出版過曾先生晚年多種散文、隨筆集,就我所知,他幾乎每年都有新書出版。

由此可知,曾先生除了廣為參與弘揚華文文學活動,還辛勤筆耕,著作等身。蔚為華文文學的保母,他對繁榮華文文學功不可沒!

曾老雖然走了,相信他仍看顧荍畯怴A活在華文文學的世界裡,活在我們的心間。(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