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動漫基地未能匯聚動漫人

2017-12-20
■何嘉豪(左)當年得到創意香港資助,經常到國際影展參加動畫創作比賽。 受訪者提供■何嘉豪(左)當年得到創意香港資助,經常到國際影展參加動畫創作比賽。 受訪者提供

提到近年政府、社會大眾愈來愈關注設計。多媒體設計甚至可以同時申請設計界和藝術界兩個不同界別的資助。不久之前,K-11就資助了數十萬,讓Videotage在旗下商場舉辦了一個微型媒體藝術展覽。何嘉豪、Teddy、Chris及初創動畫企業Stunga Lab都同意他們是這些資助的受惠者。不過,他們都同意資助計劃只是起步,後續發展才是關鍵。

受惠設計界和藝術界的資助

何嘉豪指自己是2009年成立的創意香港(CreateHK)旗下資助計劃的受惠者。創意香港資助計劃門類廣泛,而且容許不同界別的設計師申請。「CreateHK的資助還是挺實用的。當時我在ifva得獎後,它有幫我宣傳我的得獎作品,也資助我到外國影展參展。此外,它也會批核資助予設計師製作。」

此外,Stunga Lab也參加過創意香港的「動畫支援計劃」,是初創類別的優勝者之一。Chris則獲得香港文化博物館贊助。而Teddy也入選過成立於2014年的專案資助平台的信言設計大使(Design Trust)。Teddy同時表示:「之前參加藝術展也得到過一筆過資助,用剩的錢還可以用在其他工作上。」

欠缺凝聚多媒體設計師工會

不過,與欠缺一個凝聚多媒體設計師工會的問題一樣,政府沒有提供一個可以凝聚他們、推動行業持之以痤o展的平台。在搬到現在位於觀塘的工作室前,何嘉豪的公司曾駐紮在市區重建區活化項目之一的動漫基地所租出的工作室。不過他坦言,對於動漫基地他感到有點失望。「當時我們公司規模開始擴大,需要一個工作室,當時動漫基地剛剛落成,我們看中它會宣傳動畫,並把一群創作人聚集起來,同業之間互相擦出一些新火花,所以就申請了。但最後發現和想像中是兩回事,入面的商戶、工作室基本上和動漫關係不大。」

荷里活道前已婚警察宿舍改建而成的元創方(PMQ),被打造成為時裝和產品設計中心,當初何嘉豪也想像動漫基地會成為動漫創作者的社區,匯聚多些動漫人在此處,有利訊息交流。「但原來動漫基地的舖位只有兩間工作室,而且由於動漫基地是香港藝術中心自負盈虧,所以感覺它愈來愈商業化。雖然名字叫動漫基地,但你會發現現在它入面的商戶、工作室基本上和動漫關係不大。所以還是挺失望,完約後沒續租就搬走了。相反,雖然PMQ也挺商業化,但至少它有很多單位,能凝聚一群同業,比動漫基地辦得好。有時候我會反思,是否香港動漫設計這一行真的不行?但其實也不是,我們這些公司還存在,只不過搬到了其他地方去。」

Chris則指政府近年的確投放了不少資源做創新設計,成果如何要再等幾年才知道:「希望可以對我們年輕一輩有正面作用。因為現在都是講求初創、創業的年代,所以創意尤其重要,而創業者往往是我們年輕一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