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凡事政治化絕非香港出路

2018-01-09

何俊賢 漁農界立法會議員

立法會議事規則攻防戰告一段落,轉眼間財會會議程序修改拉開序幕。反對派過往幾個月指建制派修改規則,是「粗暴無理」,是「得寸進尺」,是「濫權陰謀」,是「閹割議會」。不過,莫說佔少數的反對派一直以拉布、非法「佔中」及旺角暴亂等手段,在議會已做盡他們所拋出的上述四大形容詞,就單從近月以來的種種行為,也可見反對派的行為趨於更加激進,難以坐視不理。

特首林鄭上任半年,日前宣佈重開政總東翼前地,可看出特首已向反對派伸出橄欖枝。不過,反對派的行為卻讓正常人難以理解。眾所周知,申請場地集會,就有如一般申請運動場地,預約合情合理,反對派要求不需進行預約,做法無疑強人所難,集會最終更演變成單方面衝擊政府製造暴力的事件,這些做法實質上超越基本法賦予市民集會、遊行及示威等自由的界線,變成以所謂民主自由為幌子破壞法治的鬧劇。

除此之外,反對派對「一地兩檢」的立場,也讓人大惑不解。「一地兩檢」明明盡得民意支持,2011年,一眾反對派除了曾主動提出要「積極研究增設『一地兩檢』關口」,現時高鐵的「一地兩檢」方案更與涂謹申於2017年3月所提出的建議大同小異。不過,經常帶團回內地甚至曾積極支持「一地兩檢」的反對派,又竟然生出對內地人員來港執法的不安,經常縱容違法的反對派甚至突然關注「一地兩檢」是否合法。種種不協調顯然絕非偶然。

反對派出位言行形成連鎖反應

不論重開政總東翼前地,還是高鐵「一地兩檢」,說到底也是好事,其促成也離不開吸納反對派的意見。不過最終受到反對派的強烈反對,問題其實如出一轍,也離不開政治兩字。反對派人人希望上位,部分政治明星的額頭有如鑿上「我要做議員」一般,但要上位卻始終離不開出位。所以凡是有機會讓反對派人士出頭,凡是容易製造政治議題的事,便會提出看似符合邏輯實際欠缺可行性的意見從而混淆視聽、譁眾取寵。

不過,只要一人為之,其他人不甘後人,最終形成可怕的連鎖反應,導致反對派盲目跟風反對,這種連鎖反應成為窒礙香港發展的枷鎖。成功爭取的,卻只是香港的停滯不前。從議會政制的構成而論,筆者從不質疑反對派的存在,不少國家的反對派甚至是為民把關的重要力量,但反對派的底線必然離不開愛國家、愛人民。觀乎香港的反對派,要他提愛國他不敢,要他愛人民他卻以拉布對虓F,情況顯然並不理想。

反對派至今仍理屈氣壯地指他們破壞香港的行為得到民意授權,但並不能掩蓋他們破壞香港的事實,他們的行為也絕對不可能是香港的真正出路。只是,要反對派改過也如緣木求魚。故期望市民必須深思,如此充滿破壞性的政治氛圍若持續下去,對香港的影響為何?未來在選舉中必須謹慎選擇,以免香港社會繼續在政治爭拗之中沉淪下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