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不能割裂國家憲法與《基本法》的關係

2018-01-10

楊志紅 全國政協委員 香港新活力青年智庫總監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范徐麗泰日前在電台節目被問及「一地兩檢」的法律爭議,她指出《基本法》源於中國憲法,法律地位高於香港所有普通法。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已清楚說明基本法第18條不適用的原因,但香港大律師公會對全國性法律的理解認識不足,只是用普通法的角度解讀《基本法》,因此得到「一地兩檢」安排不符合《基本法》的錯誤結論。

前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說《基本法》明文訂明香港實施普通法,而《基本法》一些條文不論直接或間接地,「都顯然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兩則新聞,帶出香港法律界存在的問題,我們應該以什麼理據及角度詮釋《基本法》與普通法的關係?

大律師公會聲明違反常識

按照事實和常識,憲法是「一國兩制」的法律基礎和依據,《基本法》的權威和效力來源於憲法,沒有憲法,就沒有「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令人驚訝的是,作為香港法律專業團體的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違反常識稱,人大常委會有關「一地兩檢」的決定,是回歸後在香港落實執行《基本法》的最大倒退,嚴重衝擊「一國兩制」及法治精神云云。大律師公會聲明甚至用上「閹割」、「最大倒退」等極端且具政治偏向性的詞語抹黑人大的決定,完全不像是嚴肅的法律觀點闡釋,更像是一份偏頗的政治立場宣言,這種違反常識的政治偏見,只會自損大律師公會的公信。

至於馬道立認為,《基本法》一些條文不論直接或間接地,「都顯然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這從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的一段「演繹」就可以看出其謬之所在,梁家傑說:「馬道立指出《基本法》的條文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明顯是衝荓蝺R詩、譚惠珠、梁美芬、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等替『一地兩檢』護航而發表『憲法係阿媽,《基本法》只係阿媽個仔』等言論而來,糾正中國憲法大於《基本法》的歪理:馬道立係要以正視聽,一錘定音,指出《基本法》並非受制於中國憲法。」

中國憲法是母法,《基本法》是子法,子法依據母法制定,政治權威和法律效應來自母法,不可能有獨立於憲法的來源。正所謂:「參天之木,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有人稱《基本法》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割裂中國憲法與《基本法》的關係,甚至使兩者分庭抗禮,本質是割裂了香港與祖國的關係。

梁家傑所謂「糾正中國憲法大於《基本法》的歪理」,才是不折不扣的歪理,他妄稱有人「係要以正視聽,一錘定音」,完全是胡說八道,信口雌黃。只有人大常委會決定才是「一錘定音」,任何人豈可凌駕於人大之上?這顯示某些所謂「法律精英」不熟悉中國憲法,又不認真研究人大常委會對「一地兩檢」安排的法律解釋,便發表違反常識、違反憲制的所謂法律意見。正如特首林鄭月娥批評,「部分法律界人士」有精英心態、雙重標準,不利「一國兩制」下保持高度自治。

憲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產生法律效力不是形式上、象徵性的,而是實質上產生法律約束力。《基本法》第158條規定中國的憲法解釋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對《基本法》最終、全面的解釋權,就是為了保證國家憲制的統一,維護憲法權威和國家主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解釋《基本法》和作出決定的時候,會考慮香港實行普通法的實際情況,但是其理論和邏輯一定要首先符合中國憲法解釋的理論和制度,這是國家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香港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所必然要求的。

樹立並堅守「一國」意識和原則

去年香港回歸20周年,習近平主席視察香港時明確指出,「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構成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強調要切實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針對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基本法》宣傳,牢固樹立「一國」意識,堅守「一國」原則。香港的公職人員特別是位居高位的公職人員更要加強對憲法和《基本法》的認識,避免只從本地法律及普通法的角度看《基本法》,忽視憲法是體現國家主權、維護國家統一的根本大法,憲法確立的國家根本制度體制對香港都產生政治法律效力,產生作用影響,整體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位居高位的公職人員只認識《基本法》和普通法,不認識憲法,就難以把握「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精髓,就難以真正樹立「一國」意識和國家共同體的責任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