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馬克龍訪華推進中法深度合作

2018-01-10

許楨博士 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法國總統馬克龍一行來華作國事訪問,國家主席習近平伉儷先後在釣魚台國賓館等地接待。馬克龍為中共十九大召開後,首位到訪的大國元首;而中國,也是該年輕法蘭西領導人首度訪問東亞的頭站。由此,可見相互重視,以及中、法友好對歐亞大局,乃至國際社會的重要。

一方面,誠如主、客雙方開場白所言,中國和法國在文化上都極為多采、燦爛。作為歐洲和亞洲最重要、最古老的農耕文明,世代以來,中、法人民不只為人類音樂、繪畫、雕塑、建築、文學、戲劇、舞蹈等文化事業貢獻良多;也並列為東與西的美食之國。

進入21世紀,上述高端文化、庶民文化、生活文化,也日益受到學界、媒體界的重視;使之成為全球化語境下,重要的民族特徵和社會資本。未來,既有深厚文化、包括民間文化,又在現代化路途上,特別在科技突破上努力不懈的中國與法國,如何攜手進入「新時代」,便值得世人注意。

遠的不說,2018年是開放改革40周年,在改革開放年代,法國技術的引入,就對中國核電工業、汽車工業、直升機及民航製造業,帶來劃時代的推動作用。相比起從美國、日本、台港引入的資金和管理經驗,法國工業技術對中國大陸過去近半世紀現代化的貢獻,每每被低估。

馬克龍或成歐盟最核心領軍人物

無論是過去還是今天,反對霸權、提倡「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中國,自然追求多元、多邊、多方合作的外交路向。與美、英、日良性互動,固然涉及中國長遠而根本的利益;然則,像法、德等非「美-英」體系的西歐中等強國,亦將繼續成為中國對外工作的重點。包括經濟互助方面,中國與法、德等國的互補作用,往往還在美、英、日之上。

就此而言,法、德的經濟規模或比不上一個加州,但對中國而言,兩者的戰略角色,未見得隨其相對國力下降而改變。客觀上講,隨蚗q克爾進入暮年,其破紀錄四度延任、卻未取得國會過半議席,已反映其政治生涯步向盡頭。與之相較,馬克龍不只年輕有活力,以極高的支持度進入總統府之餘,還主導國會。在雙首長制、或曰半總統制之下,馬克龍的權勢,遠比此前法國總統,如薩科齊、奧朗德為高。

未來,馬克龍會否憑藉個人魅力、魄力和影響力,成為歐盟最核心的領軍人物,暫未可知;然則,作為歐洲左、右共治的「中間派」代表,馬克龍如能長期領導法國,勢將強化法、德雙馬車的領導力,便已可期。事實上,從經濟數據看來,歐盟及歐元區,已走出了「英國脫歐」和「加泰公投」的陰霾;未來,無論在法國還是歐洲境內,提供給中國企業、個人發展的空間,都將得以拓展。

在此背景之下,中、法最高層領導,可以更重視雙方在醫藥、通訊科技及保安,人工智能、電子金融等領域的密切、高端、成體系合作。據筆者粗淺的認知,法國在上述領域的發展,並不下於美、日,而且有茼P樣穩健、高效、高質的科研體系和基礎教育制度。中、法在政經、文化、科研上的深度互補,也許,就由馬克龍是次訪華啟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