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姚松炎敗在自視過高不得人心

2018-03-13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在這場補選中,建制派首次實現「零的突破」,在九龍西的地區直選中虎口拔牙取得一席,這場勝仗不但顯示出建制派眾志成城,團結奮戰,更加反映了民意的向背,民心求穩求變,同時亦顯示出姚松炎的自視過高,反對派各懷鬼胎。九龍西的選戰,正正是反對派內鬥內行的一個縮影。

九龍西一直以來都是反對派基本盤大於建制派,鄭泳舜要突圍本來不易,這次勝選除了是建制派做了充分部署,地區工作得到市民支持之外,反對派的互扯後腿也是原因之一。姚松炎這次參選本身名不正言不順,因為不敢在原來界別出選,投機地「空降」九西,已經引發不少反對派人士非議。而他在選舉期間一意孤行,走「另類」的選舉策略:輕視傳統的拉票做法,例如洗樓、街站、發動樁腳等,改為大打宣傳戰,打網絡戰,一味譁眾取寵,更搞出一隊莫名其妙的單車宣傳隊。這些選舉策略好像很新穎、很新鮮、很顯示出姚松炎的「特別」,但其實卻是隔靴搔癢,純粹做騷。

不過,這還不是最重要,姚松炎的最大死因是動員不到反對派的支持者出來。初時,不少人認為姚松炎得到各反對派政黨支持,也得到「自決派」認可,勝算較大。但筆者當時已指出,九西是四戰之地,姚之所得,其他黨派所失,沒有一個黨派傻得坐大對手削弱自身,因此不可能真心為他人作嫁衣裳。這次結果正引證有關推斷,反對派三大板塊都沒有全力動員。

「自決派」的「青年新政」游蕙禎,一直拒絕為姚助選,原因是她認為姚這次「空降」是「吞食」其「人血饅頭」,同時亦不滿反對派在立法會宣誓一役與其劃清界線。至於「教主」黃毓民,也對上次敗選耿耿於懷,尤其是不滿反對派對其落井下石,於是配合「自決派」的「焦土行動」,發動支持者不出來投票,看姚松炎出醜。其實,姚在選舉前夕都心知不妙,提出設立基金爭取「自決派」,可惜最終都是徒勞。

至於反對派其他大黨同樣是各有盤算,民協馮檢基對於初選大敗餘怒未消,也知道如果姚松炎勝出,等待民協的只有亡黨的結局,於是一直沒有動員,只是派黨內的二線人物站台,做個樣子。其他大黨表面高喊團結,但其實都知道如果讓姚松炎勝選,他很可能會賴茪ㄗ哄A不會再回到勝算更低的功能組別,等如令反對派大黨失去一席,所以根本不會真正動員。在九龍西基本上以大黨為主格局,大黨的樁腳決定了動員能力,姚松炎既是因為其個人有問題,也是在於市民對破壞力量的反感,更加因為「盟友」在背後抽刀。不過,這個結果相信是不少反對派人士所樂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