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小偷家族》以犯罪維繫親情 是枝裕和「怒」說故事

2018-06-29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早前憑電影《小偷家族》奪得第71屆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這是他繼《誰調換了我的父親》獲得評審團獎及人道精神獎之後的最高殊榮。是枝裕和向來善於捕捉日本家庭親情,今次則超越一般的家庭概念和界線,藉一個以犯罪維繫感情的家庭展開故事,向觀眾呈現一幅撼動人心的社會景象與家庭圖像。■文:朱慧恩

在過往的作品中,是枝裕和常常拷問一個問題:「是血緣?還是時間?可以維繫一家人的感情呢?」而大約在2016年,他看到一宗關於子女隱瞞父母死亡而繼續不正當領取年金的欺詐案,這個案件既是他創作《小》的靈感由來,也使他馬上想出新作品的命題──「唯一的聯繫是犯罪」。因此,「並非因為血緣,而是透過犯罪來維繫的一家人」,今次劇本開首就是由這一句展開。

「親情」到底是什麼?

最初看到那則關於退休金詐騙案的新聞時,是枝裕和坦言最初從腦海中浮現的一句話是「唯一的聯繫是犯罪」。在他看來,每當有子女欺詐亡親的年金、或有父母教唆子女高買等新聞出現時,都會惹來輿論的公審,而他認為世上有多不勝數的人做出更壞的事,大家卻輕易放生。「或者我為人愛唱反調,特別在「311」大地震後,不停聽到各界呼喊高舉『家人的羈絆』(親情)的旗幟,我心裡覺得很不舒服。『親情』到底是什麼?所以我想透過一個以犯罪來維繫關係的家庭,來重新思考『親情』是什麼。」是枝裕和說。

如是者,電影由「親情」開始,然後思考如何擴展故事、深入挖掘不同層面。結果,一路走來,是枝裕和坦言似乎把自己過去十年來思考過的各樣事情,都凝聚在今次作品裡去。「包括思考『家』是什麼,也有講到想成為父親的男人的故事,以及少年成長的心路歷程。」他說。是枝裕和過往亦不乏關於貧困家庭的電影如《誰知赤子心》,他表示兩部電影確有相似之處,但他坦言:「我沒有意圖去描寫貧窮家庭、刻劃社會最底層。相反,我極力不想墮入這種描繪,今次才把這一家人聚集在這一個家。」

各自身世秘密逐一揭開

是枝裕和過往的作品如《橫山家之味》、《比海還深》,均是以自己身邊的事為題材,對事件切實地、狹窄地、卻深入地搜挖下去,亦即以簡約為主,不擴闊至社會視野來拍攝。但今次《小》則不同,「今次是和這種拍法完全區分開,一刀兩斷。所以,可以說是重新站起來,返回原點。」他說。如果說「喜怒哀樂」是情感的四大核心,那麼對是枝裕和來說,今次《小》則挑選了「怒」作為情感的基調。「我有好幾部作品是用『喜怒哀樂』之中的『怒』來創作的,結果都成為很強烈的作品,所以有時候憤怒也是很重要的。」他說。

《小》的主角是以犯罪維繫一家人感情和關係的家庭。四周被高樓圍繞茠漱@幢殘破單幢平房,住了柴田治信代夫婦、兒子祥太、信代妹妹亞紀,一家人靠初枝婆婆的退休年金過活。在某個冬日,兩父子在鄰近的公屋走廊發現年幼的女孩裕里在寒風中顫抖,便把她帶回家。然而,一宗事件令這家人四分五裂,而他們各自的身世和秘密也逐一揭開。

《小》的一家人就是處於邊緣狀態,連戲中那間老平房也不例外。小偷一家所住的房屋,設定是「周圍都被開發建成新樓,只剩下一間的孤獨老平房」。是枝裕和說:「拾了小孩子回家養,卻完全沒有被周邊的目光發現,就必須有這種條件的住屋,故事才能成立。今次非常成功,找到了心目中的理想實景。」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