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一位治沙造林人的綠色夢(下)

2018-07-04
■侯貴對治沙造林的精神,得到彰武縣委、政府的支持。   作者提供■侯貴對治沙造林的精神,得到彰武縣委、政府的支持。 作者提供

羅大佺

栽樹難,護林更難。隨茠L地數量的增加,林地管護也成為一大難題。附近一些村民見白茫茫的沙丘中出現了一片濃蔭,立即趕茪羊前來放牧。你不讓他放,他的理由比你還多:「這土地你買下來了嗎?興你栽樹,就不許我放牧了?」、「你栽的是樹,我的牛羊吃的是地上的草,礙荍A什麼了?」然而,一不留神,剛剛成活的小樹苗就被村民的牛羊糟蹋了一片。

不得已,侯貴只好對幼林地嚴看死守。一有空閒就去巡山,怕遇上蠻不講理的刁民,侯貴帶上在簡易棚餵養的五六條小狗。於是在空曠的山林地裡就出現了有趣的一幕,一個老頭前面走,後面跟茪迨跼讕衕蛝鼰鶞漯砥C這使我想起了小時候讀過河南作家彭見明的短篇小說《那山那人那狗》,只不過彭見明小說裡的主人公是位郵遞員,而現實生活中的主人公侯貴是位護林員。

做過村支書、村主任的侯貴知道嚴看死守不是長久之計,利用農閒或晚上休息時間,走家串戶,一家一家地去講解保護沙區植被的重要性,和他們拉家常,套近乎,建感情。得知許多村民是因為草料不夠才去林地放牧時,他又向畜牧技術部門請教了青貯飼料和羊群圈養技術,指導附近村民進行圈養。這些年來,他走遍了林地周圍五六個村屯,一百多養殖戶家庭。周圍的村民從開始的熟視無睹發展到後來的熱情相待,到林地內放牧的村民一年比一年少了下來。

此事也引起當地黨委、政府的重視,指派四合林場護林大隊幫蚨畷@,加之後來國家頒佈了禁牧政策,侯貴護林的難度才逐漸減輕下來,林地內的植被也恢復得一年比一年好。

近些年乾旱嚴重。侯貴的林地由於水位低,水分蒸發快,一些楊樹成活後得了立枯病,呈大面積死亡趨勢。侯貴從縣林業局和林場請來技術人員,通過檢查會診,認定楊樹易得病,不適合固沙,元寶楓和油松比較適合。於是侯貴及時更換樹種,主要栽培元寶楓和油松。

今年植樹季節,侯貴單是五角楓和油松就各種植了6,000株,他不僅想造林,更想把自己的那片林帶打造成百年防風固沙的綠色屏障。時間過得很快,從開始栽下第一棵樹苗的2001年算起,一晃歲月的長河過去了十七年。

十七年間,侯貴吃的是大米粥、地瓜,穿的是舊衣服、舊鞋襪,住的是全鄉最破的房,但在植樹造林上,卻投資了40萬元左右。他沒有星期天,沒有節假日,沒有回家和家人過過一個完整的春節。每到大年三十晚上,他和家人吃完團年飯,就獨自一人匆匆忙忙地趕緊往山林趕,無論家人怎麼挽留,他都不願多呆一晚,他要回到山裡,他要回到那個看護房的家,那裡有他的希望,那裡是他的精神支撐。

十七年間,侯貴有幾十元錢就想去買20斤羊糞來種樹;湊夠幾千元錢就想用這錢去栽一萬棵樹。剛開始栽樹時向農村信用社貸的一萬一千元貸款,現在連本帶利漲到十一萬九千元,房子和土地都作了抵押,他沒有還賬,並不是想賴賬,只是想先實現了造林夢再說。人在,林在,國家的賬不會賴一分錢。

十七年間,侯貴把每年林作間種承包地收入和草原補貼收入全部投入到造林、治沙中,家庭生活非常艱苦,住房極其簡陋,甚至不能防風擋雨,但他從不向組織提任何要求,甚至,連樹都沒有賣掉過一棵。

十七年的汗水心血,十七年的艱苦奮鬥,侯貴硬是把一片片流動沙丘變成了綠洲。他以一人之力,造林面積達2,400餘畝,樹木26萬餘株,存活率21萬餘株,為村裡生態環境的改善起到了有力的推動作用。

侯貴默默堅守、無私奉獻的治沙造林精神得到了彰武縣委、縣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彰武縣委把縣委機關黨員活動挪到侯貴的林地召開,並用10萬元黨費返還款,為侯貴建了70平米的新房,準備幫助解決信用社的12萬元造林貸款問題。四合城鎮黨委、政府為侯貴解決了以前僱工造林欠下的8,000元人工費用和今年春季造林的部分工程款。黨委、政府的支持和幫助,極大地解決了侯貴的後顧之憂。

談起治沙造林,話語不多的侯貴來了精神,他謙遜地說,「栽幾畝樹誰都種得了,我只是多幹了幾年而已。人的一生是有限的,能做成的事情不多,我這一生和沙漠有緣,能做好治沙造林這一件事就知足了。」

談起未來規劃,這位已經68歲的老黨員還想利用5至7年的時間來植樹造林,使這片林地上的各種樹木達到30萬株,把這塊林地打造成一流的防風固沙林。臨別,侯貴悄悄告訴我一個秘密,說他當初和四合林場簽下成材後三七分利是為了給家人一個交代,不讓他們反對,「其實見不見利都不要緊,只要能把沙地變成綠色,給村民帶來幸福就行。我死了,這片林子就捐給國家!」這就是科爾沁沙地邊緣這塊貧瘠的土地上,一位普普通通的治沙造林人綠色的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