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鵬情萬里】擇一城終老

2018-07-04

趙鵬飛

每年高考結束之後,家裡有孩子參加當年高考的親戚朋友,便像約好的一樣來找我諮詢,孩子該報讀哪個大學的哪個專業。我給出的答案多年不變:跟選擇學校相比,優先選擇城市更重要。簡而言之就是一句話,先選擇城市,再選擇學校。就是如果分數考得滿意,優先選擇位於一線城市的一流大學。如果分數不足以支撐理想,那就退而求其次,選擇一線城市的二三流大學。如果在現實面前,分數實在過於蒼白,最不濟也要選擇留在一個省會城市唸大學。

在哪個城市真有那麼重要嗎?答案必然是肯定的。

有句話說,條條大道通羅馬。當你千辛萬苦披荊斬棘到了羅馬,面對祖祖輩輩就慵懶地享受蚚僭辰略撉疑僭角H時,你就會明白,出發點往往會決定你能走多遠。搭過北京的士的人,常常震驚於的士司機們對政治的熟稔程度。搭過廣州的士的人,只要有心,一定能從的士司機口裡探知最地道的街頭美食。

搭過西安的士的人,不用你開口,他們就會如數家珍地告知你,去大雁塔門票多少錢,去兵馬俑多少錢,上城牆要多少錢......跟的士司機聊天,是了解一座城市最直接的途徑。的士司機關心的話題,很大程度上也跟這座城市大部分人的視野和格局有關。

我有時候喜歡附庸風雅看畫展,去每個城市出差或者旅行,都盡可能地去當地的美術館轉一圈。住在廣州的時候,只要美術館有展覽,我都會抽時間去看。廣州是中國排名第三的一線城市了,擁有的各類美術館的數量,在全省都算是最多的。尤其是嶺南畫派幾代領軍人物的畫作,時有看到。可是每年例行到北京出差,即便少睡幾個小時,我也會見天去一趟中央美術館或者國家博物館。因為跟全國其他城市相比,只有在北京的美術館裡,那些在中國繪畫史上如雷貫耳、家喻戶曉的名字,真是隨處可見。

我無意譴責優質資源分配不公。從古到今,城市資源的優劣,客觀上是跟地理位置有關,主觀上是跟決策者的個人修養和喜好有關,而城市所散發出來的味道,則是跟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都有關。那些一出生便資源優渥的人,至少他們的祖輩父輩,也是付出了聰明才智和盡力努力的。

去年一段北京市文科高考狀元接受採訪的視頻,曾被稱作是「戳中無數人的心」。這位出自外交官家庭的少年自信而又淡定地說:現在農村地區的孩子愈來愈難考上好的大學。而狀元都是我這種,屬於中產階級家庭的人,衣食無憂,家長都是知識分子,還出生在北京這種大城市。在教育資源上享受到的條件得天獨厚,這些東西決定了我在學習的時候,確實能比他們走很多捷徑。

這個少年特別清醒地知道,自己之所以能考出690分,是因為自己擁有三種資源:生活在教育資源最好的城市,擁有安穩富足的生活條件,父母都是知識分子。在我看來,這個少年就是上輩子積德行善,這輩子投胎投了個好人家。

這句話是有調侃的成分,但更多還是基於對現實的中肯判斷。終其一生,一個人的見識修為建樹,在個人付出汗水和時間的同時,也需要更為肥沃的土壤。

有人把高考比作第二次投胎,這話不無道理。第一次投胎,能投胎在什麼家庭、哪座城市,百分百是上帝說了算。這第二次投胎,排除不可抗力和偶然因素,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選擇權,可以依靠後天勤學苦練來獲得。

倘若,你希望此後長久生活的地方,就算是去菜場買個菜,也能遇到和你談論毛姆和曹雪芹身世的人,想必,你的孩子很可能張口就能背一段開闢鴻蒙。倘若,你崇尚質樸親近自然,選擇茅簷低小溪上青青草,日後,你的三個孩子必定是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小兒溪頭臥剝蓮蓬。

無論如何我都希望,對所居住城市的選擇權,能始終掌握在你自己手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