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鍾庭耀被外部勢力收買炮製假民調

2018-08-24

黎子珍

《大公報》獲得鄭宇碩前助理張達明提供的電郵檔案,爆出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學會(NDI)2014年撥出77,000港元予「民主動力」,用於2016立法會選舉活動,包括由鍾庭耀負責做港大民調。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港大民研)做的民調竟由美國的NDI策劃操控,包括插手修改、加插問卷設計。如此驚人內幕揭露,港大民調服務的對象絕非香港市民,而是外部勢力和反對派。有關證據說明了四個觸目驚心的事實:「鍾氏民調」只是一個收錢辦事的傀儡組織,「鍾氏民調」為反中亂港派提供彈藥,「鍾氏民調」充滿誘導性、主觀性、片面性,外部勢力黑金操縱反對派值得警惕。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研究經理李偉健與鄭宇碩的往來電郵顯示,「民主動力」委託「港大民研」做的民調,竟由美國的NDI香港經理薛德敖(Kelvin Sit)策劃操控,包括插手修改、加插問卷設計。有關證據說明了四個觸目驚心的事實:

第一,「鍾氏民調」只是一個收錢辦事的傀儡組織。

由鍾庭耀主理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表面掛上港大之名,實際只是一個收錢辦事的傀儡組織,這門生意收取酬金為包括外國反華勢力僱主和香港反對派僱主提供所需要的民調服務。「鍾氏民調」接受「美國民主基金會」(NED)及下屬「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學會」(NDI)的資助,也有受僱於反對派政黨進行立法會選舉調查。「鍾氏民調」每次結果都能令到僱主滿意,連立場親反對派的王岸然也曾經直指:「鍾庭耀的民調受『泛民』各大小金主所託,或明或暗地進行工作,是彰彰明甚的,亦是留意政治的人所深明的。」

「鍾氏民調」收秘密資金搞民調早已不是新聞。早在2004年立法會選舉時,鍾庭耀就承認接受有「美國中情局分店」之稱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及分支「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學會」的資助。2014年在策劃「佔中」的時候,一筆百多萬元的「黑金」送到了香港大學。根據曝光的電子郵件顯示,陳文敏、戴耀廷都有和鍾庭耀密謀,怎樣以所謂「公民投票」和民意調查,配合「佔中」行動。所謂2017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Civil Referendum 2017),也有一大筆資金贊助這一計劃。在每一次關鍵時刻,都巧合地有大筆資金撥到「鍾氏民調」。

第二,「鍾氏民調」為反中亂港派提供彈藥。

鍾庭耀把持港大民研「假民調」為反中亂港派提供彈藥,作為外部勢力的傀儡,一貫以來,每逢香港有重大事件,鍾庭耀都千方百計利用所謂「民意調查」,製造虛假的民意,為反對派護航。 最新搞作是趁台灣接連被斷「邦交」、「港獨」成為輿論焦點之際,推出「台獨」民調,聲稱「六成港人支持『台獨』」云云,間接為「台獨」博取關注。又是收了哪方面的錢?

其實,鍾庭耀的「暗獨」民調早有前科,2011年「港大民研」進行「香港市民身份認同調查」,選項將「香港人」和「中國人」並列,議題設置就有「暗獨」之嫌,因為香港已經是中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不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承認自己是香港人,理所當然就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了。香港人不是中國人,請問鍾庭耀是哪國人?

第三,「鍾氏民調」充滿誘導性、主觀性、片面性。

「鍾氏民調」的謬誤,首先是設計問題暗設陷阱具誘導性。例如政改方案公佈後,支持通過政改方案「袋住先」的民意穩步上升,達到60%或以上。鍾庭耀眼看支持「袋住先」的主流民意不可逆轉,於是在問題設計中不說真話,不涉及「袋住先」,其誘導性把支持通過政改的人由60%一下子削減了18個百分點。

其次「鍾氏民調」的謬誤,是基本數據錯誤具片面性。「鍾氏民調」的調查員是反對派同路人,問題設計具誘導性,抽樣沒有代表性,基本數據極不準確。事實上,「鍾氏民調」結果屢屢出錯。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直選議席中,「鍾氏民調」票站調查出現三大失誤:在港島,公佈公民黨陳淑莊「當選機會高」,結果陳落選;在九龍東,公佈「人民力量」黃洋達「當選機會高」,結果黃敗北;在九龍西,公佈民建聯蔣麗芸當選與其他人「機會均等」,但結果是蔣以高票當選。

再次,「鍾氏民調」所提出的問題,並非客觀與中立,而是帶有主觀性立場,使調查得出他想要的結果。鍾庭耀為反對派架設了一個有迷惑性,更具誤導性的平台,反對派拿茬o些經過人為扭曲、偏頗、不準確的「鍾氏民調」作為政治籌碼。例如鍾庭耀2014年搞「6.22公投」,把所有溫和民主派的方案擠掉,再拿去讓經過篩選的受訪者投票,還可以重複投票、可以「造馬」,結果可想而知。

第四,外部勢力黑金操縱反對派值得警惕。

從黎智英、戴耀廷、鄭宇碩、鍾庭耀,再到極端本土與「港獨」勢力,都成為外國黑金所操控的反中亂港工具,外部反華勢力滲透和操縱反對派的現象,值得警惕。

眾所周知,「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公開和秘密資助香港反對派的「黑金政治」活動從未停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與中央情報局關係密切,是中央情報局伸向國外的「章魚之爪」之一,長期以來,中情局的情報人員在香港大肆進行諜報活動和「政治黑金」活動。

外部勢力操縱香港黑金網的持續時間之長,策劃亂港事項之多,黑金勢力推動的暴力政治活動之愈演愈烈,說明黑金禍港不會自行中止,只有徹查黑金來源,斬斷黑金幕後黑手,才能令香港政治回歸安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