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美退WTO是危險的自戕遊戲

2018-09-04

張敬偉

特朗普再次威脅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這是危險的自戕遊戲。

美國是全球化的最大獲益者,美元霸權也是全球化的成果。美國退出WTO,意味茯國將拋棄其曾經主導的多邊機制,讓跟隨美國的西方國家感受「群龍無首」的焦慮。但是,沒有美國的WTO照樣運行,前WTO總幹事拉米提出過美國「退群」後的「B方案」,凸顯WTO對於美國「退群」是有風險研判的。而且,特朗普上任以來的各種退群,也給國際社會提供了美國離場的壓力測試。

事實證明,美國離開了TPP,日本繼續推進變成了CPTPP;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中、法、德等國亦包括美國很多州在內的國際社會繼續推進巴黎氣候協定;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並對伊朗和國際社會實施制裁,包括歐盟在內的國際社會頂住了壓力。特別是,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掀起全球貿易戰,算是以實際行動挑戰WTO,但中美貿易摩擦進入僵持階段,歐洲和加拿大對美國實施了貿易報復。

無奈之下,美國只能和歐盟達成貿易共識,和日本、墨西哥進行談判,中美也開始了新一輪貿易談判。值得一提的是,美墨兩國更新NAFTA以逼迫加拿大進行談判的策略,並未讓加拿大讓步。由此可見,一方面國際社會經受住了來自美國貿易單邊主義的壓力,另一方面美國也難以繼續單挑全世界。雖然分析家認為美國和盟友貿易夥伴談判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對付中國,但也凸顯以美國之力顛覆全球貿易機制是自不量力。

如前所述,如果美國退出WTO,美國貿易強國的地位不可能繼續維持。失去全球化市場,美國產業結構就失去了全球產業鏈的支持。這樣的美國靠吃老本是不可持續的,因為美國的高科技無法獲得全球市場的支撐,因此也難以轉化為真正的生產力。加之美國製造業的缺陷,以及美國依賴消費的民生現實,貿易保護主義的美國短期內難以自給自足。結果只能有兩個,要麼美國因為閉關自守而逐漸變成毫無生機和競爭力的垂老帝國,要麼美國的高科技和製造業為了生存而出走美國。畢竟,美國高科技產業和製造業是依託全球化而興旺發達的。

更重要的是,離開全球化,美元不可能繼續維持全球貨幣地位。沒有強勢美元支撐,美國不僅不能再靠印刷美元來對沖金融危機,也無法維繫龐大的財政赤字,更不能保持美國強大的消費能力。因此,美元變成普通貨幣,就是花花綠綠的一張紙。當然,沒有強勢美元的刺激,特朗普也失去了對全球極限施壓的戾氣。貿易摩擦之下,包括歐盟在內的主要經濟體已經在醞釀擺脫美元結算的國際貿易機制。沒有美元霸權,美國在遭遇危機時也無法消費「美元信用」讓全球市場為美國埋單。因此,退出WTO不是高明的「交易藝術」而是自絕全球化、消解美國影響和消費「美元信用」的愚蠢舉動。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通過WTO對其他國家的維權,九成案例都得以勝訴,而中國的勝訴率只有六成左右。顯然,WTO已經讓美國貿易利益最大化。美國退出WTO,顯然得不償失。美國退出WTO,既要向WTO總幹事提出申請,還要通過國會批准。程序複雜需時甚長,面對中期選舉、「通俄門」調查甚至民主黨彈劾的特朗普,退出WTO更是自找麻煩。因此,特朗普退出WTO,依然是玩極限施壓的那一套,希望從WTO那裡獲得更多有利於美國的特權。但是這種要挾或者說訛詐,未必奏效。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