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關於文化政策

2018-09-12
■《離騷幻覺》故事設定在香港,糅合古代、現代、科技等元素。■《離騷幻覺》故事設定在香港,糅合古代、現代、科技等元素。

然而,我們常說「有雞先定有蛋先」,當行內外人都認為展覽缺乏新意及叫座力時,變相提出了值得深思的問題:究竟業界現時的狀況是如何?難道香港沒有值得展出的新作品?

多叻人卻唔夠Job

現時各大專院校均有開設與電影及數碼媒體相關的課程,例如香港城市大學的創意媒體學院、香港公開大學、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等,每年約有二百至三百名畢業生。盧子英及袁建滔均認為現時不乏優秀人才,但因行業萎縮,未能吸納年輕一輩。故有的選擇轉行,有的到外地發展,有的投身電子遊戲行業(Game industry)。「教育界開辦眾多課程,但卻缺乏工業上的配套,變相浪費教育資源,幫人培養人才。我]好多叻人,但唔夠job,唯有向外發展。」袁建滔說。

香港僧多粥少,但內地則僧少粥多,有資金卻請不到人才。袁建滔以青島及常州為例,當地的動漫基地邀請動畫公司進駐,甚至免租、幫公司支薪,但有為數不少都失敗收場,「佢忘記了自己本身欠缺教育支援及人才培訓。你邀請公司來開舖,但佢]發現請唔到人,變相有場無人用。」他說。有人無工開,有工無人開,如此畸形。內地的動漫基地條件優厚,香港原動漫基地其實亦設有地區租金優惠。袁建滔認為,對普羅大眾來說,有個展覽室辦展已可,他期待的動漫基地當然不是要求像內地般優厚,但至少有某種形式補助,令公司以優惠租金租用工作室,「很多公司賺到錢,都拎來交租。」

除了租金優惠,袁建滔提到韓國的補助形式。他以當地的電影特技為例,若公司接海外生意,政府補貼一半,變相公司用半價招攬生意,吸引很多內地電影公司越洋製作,反過來則令本地及內地公司失去競爭力。「我]唔夠job在手,自然慢慢萎縮,但另一邊就發展得越來越好。」但此舉在香港是否可行?「政府會選擇不干預政策。」他說。因為當動畫業受資助後,其他行業也難免有類似要求。袁建滔表示,電影有少許不同,始終是半文化,會帶來界外效益。

動畫長片的阻力

所謂的界外效益,包括辦展覽、周邊產品的收益。袁建滔猶記得之前到日本看動畫導演細田守、龍珠及《少年jump》的展覽,展品珍貴,展覽形式亦多樣化。「有預算有收入,才能辦好展覽,而當中很多的收入來源就是賣紀念品。」但袁建滔表示,香港類似配套並不成熟。他以動畫電影《麥兜》為例,「部戲要計劃兩年,而相關產品要一年半載才準備好,當中需要成熟的商業運作。現時來說,可能部戲上畫了,相關配套仍未做起,浪費了最好的賺錢時機。」當然,袁建滔認為這是學習過程,然而,當連戲都欠奉時,也就沒有學習機會了。

那麼究竟在香港製作動畫長片有何阻力?現時,香港有電影發展基金供製作人申請,當中「首部劇情片計劃」近年頗受注目,像《一念無明》、《以青春的名義》的導演就是計劃的優勝者。他們手執三百多萬完成製作。能以如此低成本拍攝,皆因有著名演員「拍膊頭」支持。但動畫怎可「拍膊頭」?三百萬拍一套動畫長片,Mission impossible?「牽涉太多人力物力,平極都無得再平。」袁建滔說。

袁建滔表示,他曾經想與江記合作做一部動畫電影,申請電影發展基金,結果只能提供三分一。「我]計過一部作品要800萬,仲要籌600萬,但在香港市場來說,無人願意投資。」如果搵內地資金,又有無得做?「如果純粹講傳統上的自由創作,毋須考慮任何cencer(審查)時,是困難的。」最近,江記以眾籌方式集資800萬,製作80分鐘的動畫長片《離騷幻覺》,首階段眾籌已結束,到目前為止籌得約160萬。江記表示,現階段作品按部就班製作中,未來亦會繼續以不同方法籌集資金。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