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埭美很美

2019-03-06

朵 拉

夕陽的光斜斜從窗口射進來,夏天的陽光到黃昏依然熾烈,耀得一室溫暖。兩年前曾和我同遊漳州的年月聽說這回我又剛從漳州到廈門,問我去了什麼地方呀?一個星期旅遊,換五間酒店,所以要說一個地方的名字,真不容易想起來。可心裡總有念念不忘的埭美,很自然衝口而出。

年月一邊倒茶一邊介紹:這是大紅袍,岩茶,武夷山出產。我出力點頭,很喜歡。看蚞磹鶡滽驦騿A想起在埭美的橙紅色黃昏。我還來不及走進回憶,年月說,埭美和馬來西亞有很密切的關係。第一個跑進我腦海的念頭是很多埭美人下南洋麼?漳州人當年通過月港出海,下南洋的特別多。年月回我是一句簡單質樸的讚賞:「埭美很美。」

沒有其他形容詞。後來我就知道,年月最有資格下評語。她和一批價值觀相同的朋友,特別熱愛鄉村,時常到漳州鄉下小住。

明知有些東西不可能保留,她竭盡所能「我是鄉下孩子,眼看美好的鄉下就快成為過去。」鄉村的豐富記憶正在流失,記載茼o孩提時的印記的那些房子、街巷,甚至風俗習慣都一步步走向消亡。

「就住進村民家,和他們一起生活。」甚至下海捕魚,到田裡農作。一起吃飯喝茶聊天。他們用相機,以文字,把村民的樸實生活記錄下來。她提起「經過村民的房子,儘管不認識,他們親切地招呼我們,入內啦,喝茶啦。」這素樸的情感,只有鄉下才有。

世世代代以誠待人,以情感人,但他們並不自覺。就像埭美人,一直不曉得自己住在美麗的古厝裡。2008年,馬來西亞攝影師符士光無意中走進埭美,丟下行李,茶也不喝,飯也不吃,忘我地拍攝。當地人毫不理解「我們習以為常,不以為意。」這和我兩年前到黑龍江大學開會過後,朋友邀請去牡丹江采風一樣。一路我驚呼「這麼藍的天!這麼綠的水!這麼多斗大的向日葵!好美呀!」牡丹江的朋友一臉茫然「這很美麼?」

是很美呀!符士光回到馬來西亞,把這組照片發表在馬來西亞《光明日報》等報紙上,從此埭美古厝群成為國內外主流媒體的焦點。每一個來到埭美的人都為這片閩南地區保存得最完整的古代民居建築群而驚艷不已。下車時夕陽正瀟灑地把一河的水全彩上金黃顏色,水邊老榕樹黑褐色的粗幹細枝和綠色葉片,包括長長的深褐淺褐色鬍子也灑上燦燦金光。閩南建築風格的硬山式燕尾脊古厝,一共276座,整齊劃一在橋的另一頭,安寧恬靜地,你來或你不來,它們都不會有任何損失,也不會有任何失望。魅力獨特的古厝建築群彷彿不知道自己擁有的美麗是多麼出色,閒閒淡淡在陽光下發蚅ㄡ揪漸彩。

佇石橋上,河裡清澈透明的倒影,就叫「如詩如畫」了。有人把「閩南周莊」套在埭美古村落的頭上,根本沒必要。埭美的美是獨有的。49座明清時期的「九宮建築」,前排橫向建造9座古厝,後排再對準前排依次向後建造,旁邊還附帶縱向排列的三排「護厝」。歷史記載說這樣的建築體系,屬顯赫官家背景的家族。有人把如此建築風格以及類似於護城河功能的環村河道稱為「水上皇宮」。

一條不算長的石橋,我們卻徘徊再三,留連不前。不過就是右邊山水,左邊民居,然而,青山環抱,碧水圍繞,古榕遍地,古厝成群。村子最為特殊的是五百多年來,村民遵守祖訓:「不論貧富,各家宅基地一樣大小,朝向統一」,結果映入我們眼簾的是「每一棟房子都同一個面貌,牆面非得閩南系的紅磚,屋脊必須採用燕尾脊,且不許蓋高樓房,房子高度絕對不超過祖厝,邊門對邊門,前門對後門,造成每一家的門都在同一條平行線上。如果每一家都打開前後門,那就有一條讓你從村頭走到村尾毫無阻礙的大道」。當然我們見過很多古村落,但沒見過比這村子更「和諧」的外形。埭美村理事會陳四煌秘書長說︰「『和』的理念是埭美古厝群的精神內核,由此成就了閩南地區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民居建築群。」

也許「一張規劃管五百年」聽起來很老土,很大可能就只存在這樣一個樸素無華的地方。但是,當我們把最本土最在地的藝術帶到國際上的時候,只有最本土的才具有最強烈的獨特性,才有代表一個地方的價值,才能與眾不同而在國際舞台上一眼被看見。

我們看見了,我們走不過去,因為太美。大家不停拍攝,所有的大美都有震撼人心的力量,震撼帶來的讚嘆叫人的腳步跨不過去。終於過了橋,那些比我們先抵達的老師們,迎上來說惋惜的話,你們來得太遲,剛剛在老榕樹下表演的薌劇已結束。薌劇演員穿蚗葵A帶蚇翽悛熔敞型暆藂鴘漱H。但來到漳州龍海,遇到埭美,已經很幸福了。

幸福的埭美不只有看了叫人心平氣和的從容恬淡風景,還有各種在外邊已然消失的文化藝術表演。當年符士光在馬來西亞遇到自埭美領迵R劇團到馬來西亞表演的陳友銘,溝通之後,千里迢迢赴漳州,才有了埭美的采風拍攝,讓埭美搖身一變成網紅之地。其實不只薌劇,埭美人時常舉辦的「非遺」技藝表演包括「南音」、「戲鈸」、「剪紙」等等。在我眼前正熱鬧地敲鑼打鼓的「木偶戲」也是其中一項。

不大的戲台,底下褐紅色的布貼上金色字「龍海市木偶劇團」,另有一行小字說明「龍海世遺保護中心」,一塊黑板懸在右角,粉筆題字「今日演出.太子出世.晉朝」。旁邊是個樂團,我只認得二胡,其他都陌生,鑼和鼓倒是認識。樂手不全是老人家,這是欣喜現象。聽不懂閩南語唱的戲,真是丟臉,因為我是閩南人,只不過是海外土生土長。跑到戲台另一側,有一排木偶倒懸在一條白色繩子上。它們是主角呢!但真正掌握它們的是那兩個在舞台後邊忙碌地舞動雙手的「推手」,口裡還要背唱戲詞呢!我微笑地想起一句俗語「高手在民間」。

繼續往前走,好些人聚集在門口喝茶聊天,果然就像年月後來告訴我的,熱情的居民招呼陌生的我「來喝茶呀!」這句閩南話我懂,回他們閩南語說︰「多謝多謝。」他們也聽懂,還興奮地問我「你會講閩南話呀?」

當年月說「埭美很美」,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像這樣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大力推薦,不需要太多美言美語形容。你來了,你看見了,你盼望留下,你再也不想離開,或非不得已離開,你一定還想再來。我要告訴埭美,還有埭美人,我真的還想再來哦。縱然我曉得這句話,埭美和埭美人早就聽得厭倦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