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論壇 > 正文

從「最低工資」看香港急需

2019-05-03
■最低工資委員會報告顯示,2017年5月至6月本港領取最低時薪人數降至26,700人。 資料圖片■最低工資委員會報告顯示,2017年5月至6月本港領取最低時薪人數降至26,700人。 資料圖片

史立德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第一副會長

轉眼間,香港法定最低工資已經實行了8年,從2011年5月訂立時薪28元,增至現時的37.5元,增幅34%,略高於同期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增幅29%。據最低工資委員會的2018年報告所述,領取最低時薪人數大幅下跌,從於2011年5月至6月時180,600人,下降至2017年5月至6月的26,700人,佔整體勞動人口比率亦從6.4%下降至0.9%。

社會上有聲音認為領取最低時薪人數減少,是由於最低工資委員會所建議的最低工資水平偏低,並不能反映生活實況,筆者認為這是混淆視聽的歪理。

勞動人口不足惡果浮現

首先,法定最低工資的增幅比同期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增幅為高,因此,最低工資委員會所設定的最低時薪,由始至終均維持或稍高於基本生活所需水平。此外,現時香港的失業率及開工不足率均是歷史新低,僱主不大可能以最低工資聘得合適員工,反而必須推高薪金水平。因此領取最低時薪人數大幅減少,是由於勞動力供應追不到需求,而非因法定最低工資偏低。

社會應聚焦三件事情

過去幾年,香港花費了相當時間去爭論最低工資、標準工時及全民退保等議題,筆者認為是對錯目標,亦無助提升香港競爭力。隨茪H口老化、生育率長期偏低,按政府估算香港勞動人口數量頂峰將於2020/21年到來,及後將會逐年減少。現時香港已經面對勞動人口不足的惡果,例如:因勞動力不足而未能提供護老服務、因未有足夠建造業工人而面對基建成本大幅度上升及進度嚴重落後。假如繼續坐視不理,香港整體社會及經濟發展只會落後於形勢,受害最深的只會是普羅基層及中產市民。

面對這急需解決的問題,我認為社會各界應聚焦以下三件事情:

•如何引入外地勞工及專才之同時,而不影響本地勞工收入及生活水平?

•如何加速並鼓勵大、中、小、微企業引進科技,彌補因勞動人口減少所帶來的經濟發展樽頸位?

•如何提升香港勞動人口的創價能力、發展高增值行業?

解決問題前必先認清問題,筆者認為政府該透過不同途徑去增強市民對人口老化、勞動人口減少對整體社會影響的了解。政府可以日本及新加坡為參考,制定引入外地勞工及專才政策。然而,市民必須凝聚共識,共同面對這個有深遠影響的問題。■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