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生於盛世】反對派項莊舞劍 直上大會遏拉布

2019-05-15

馮煒光

反對派多次以集體暴力干擾石禮謙主持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令法案委員會至今未能選出主席,情況前所未見,條例根本無法按正常程序審議。反對派千方百計阻礙修例,項莊舞劍,意在選舉,企圖在接下來的選舉中取得更大戰果。政府和建制派議員不應再心存幻想,不要對反對派所謂「坐下來談」的建議抱不切實際的期望。要通過《逃犯條例》修訂,出路只有一條:直上立法會大會。

如今的情況是, 即使條例通過法案委員會的審議, 反對派在立法會大會上仍然會重複提出問題,不擇手段拉布。因為對反對派來說, 不惜一切推倒條例, 令特區政府「跪低」, 才能重演2003年反23條立法的一幕, 好讓他們在今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大勝。反對派反修例實質是項莊舞劍, 意在選舉。他們企圖利用反修例「箍緊」支持者票, 重振去年兩次立法會補選失敗的士氣。 反修例是假, 為選舉(今年區議會及明年立法會)才是真。

「坐下來談」是緩兵之計

反對派現在建議,政府、建制派和他們坐下來談, 其實是緩兵之計。必須看清, 他們今次反修例的口號和目的是「反送中」,抹黑內地的司法制度,堅持認為把疑犯送回內地受審不可接受。因此, 除非特區政府把內地從條例中剔除, 以及不設追溯期、大幅收窄可以移交的罪行,反對派才會「收貨」。 但這並不可取, 特區政府根本別無選擇。

2017 年內地熱播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其中就有內地貪腐官員逃到香港的情節。 國家積極落實以法治國, 香港不能成為缺口,必須洗脫「逃犯天堂」的污名。 

說回反對派,他們表面上維護人權自由,其實是極端的現實主義者,若要真正付出,他們必然退縮。例如「佔中」九丑, 他們一旦被判有罪,便四出要求別人寫求情信,力求推卸罪責、減輕刑罰,之前那種「大義凜然」「承擔罪責」已拋到九霄雲外。

勿讓重演反23條立法圖謀得逞

反對派縱使把「政治檢控」「政治審判」喊得震天響,但他們不敢包圍法庭, 更不敢包圍監獄。何解? 因為他們知道那不是鬧茠悸滿A衝擊法庭是會被判坐牢的。但在立法會吵吵鬧鬧,他們就有恃無恐,放肆搗亂。反對派是典型膽小、怕死、深諳計算的政客。 面對他們,只有令他們變得弱勢,才可令局面回復正常。修訂《逃犯條例》 直上立法會大會是反對派最擔心的。 因為搗亂大會,會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 條例,要負上刑責,失去議席。

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不讓反對派重演2003年反23條立法的圖謀得逞,立法會主席及建制派議員, 須齊心協力、排除萬難,宣佈條例直上大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